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微博平台

 首页 >> 报刊 >> 期刊要闻 >> 编辑推荐
虞国芳:“中国记忆”的影像建构——基于中国纪实影像生产的研究
2017年12月06日 11:03 来源:ca88亚洲城-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虞国芳 字号

内容摘要:中国纪实影像最初就是通过记录中国元素、凸显民族符号来建构“中国记忆”,如大家所熟知的《丝绸之路》《话说长江》《黄河》《望长城》等纪录片,都是把祖国的大好河山作为主导意象和象征性景观,不仅符合民族心理的审美范式,也是建构中国记忆的首选民族元素。这些凸显民族标识的纪实影像,以影像符号表征了中华民族独特的价值观念和民族精神,建构了我们的“民族记忆”,强化了我们的身份认同,是中华民族在世界文化激荡中卓然挺立的根基。好莱坞著名电影制作人、两次获奥斯卡提名的纪录片导演凯斯·梅林(Kieth Merrill)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说,一部成功的纪录片“最关键的是人物,人物是最有意思的,建议中国的纪录片导演和制作人多多学习怎样去讲好一个故事”。

关键词:纪录片;文化;影像;中国记忆;中华民族;视角;纪实;集体记忆;导演;学者

作者简介:

ca88亚洲城

  法国哲学家亨利·柏格森(Henri Bergson)认为,“记忆的进程完全就是记忆逐步被物质化的进程”。记忆不仅保留在语言与文本中,还存在于各种文化载体之中,如文字、仪式、图像、纪念碑、节日等等,法国学者皮埃尔·诺拉(Pierre Nora)将这些载体称为“记忆之场”。

  文字是记忆建构的重要载体,但和影像符号相比,在对细节的还原和呈现上始终无法企及影像的强大表现力。俄罗斯著名电影导演安德烈·塔可夫斯基(Andrei Tarkovsky)认为,影像对现实的重现“切实、具体、在时间之内,而且独一无二”,是建构“记忆”的重要文化载体。尤其是纪实影像,可以如实记录保存文本、仪式、空间等其他各类记忆载体,堪称保存记忆载体中的“载体”。

  中国纪实影像自诞生伊始,就有意无意地承担着形塑中国记忆的职责。近年来,随着记忆建构意识的逐渐觉醒,众多以“记忆”为内容的纪录片纷纷出现。如《中国记忆》《非遗中国》《山河的记忆》等,彰显了中华民族充满生机的文化魅力,留存了中华民族灿烂的文化记忆。其中很多纪实影像作品不仅建构了时代记忆,激发了观众的心理共鸣并强化了认同,其本身还可能作为记忆留在中国纪实影像发展史上。

  凸显民族符号:五千年的中国元素

  建构“中国记忆”,首要问题就是“我们要记住什么”?五千年来,在中华民族这个大家庭中,各民族和文化经过一代又一代的交流交融,形成了费孝通先生所说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凸显中华民族的“民族符号”,是建构“中国记忆”的主要内核。

  英国哲学家、社会人类学家厄内斯特·盖尔纳(Ernest Gellner)说,“民族是人的信念、忠诚和团结的产物”。民族文化符号是一个民族文化的表意系统,是饱含民族情感、民族精神的感性符号,是能唤醒民族这个“共同体”的共同记忆。中华民族文化符号博大精深、包罗万象,在历史的长河中生生不息、代代相传,形成了独有的精神特质,如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忧患意识,舍生取义、精忠报国的爱国情怀,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的荣辱观念,等等。

  中国纪实影像最初就是通过记录中国元素、凸显民族符号来建构“中国记忆”,如大家所熟知的《丝绸之路》《话说长江》《黄河》《望长城》等纪录片,都是把祖国的大好河山作为主导意象和象征性景观,不仅符合民族心理的审美范式,也是建构中国记忆的首选民族元素。诚如学者郭少堂在《旅行:跨文化的想象》一书中所言,“中国人轻松地处于一个有利的位置,拥有强大的文化遗产和从过去一脉相承的文化传承,因而为自然景观的文化重构提供了丰富的资源”。大型电视纪录片《话说长江》1983年8月7日在中央电视台首播,观众反响空前热烈,被赞为“激动人心的爱国画卷”,成为中国纪实影像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其主题曲《长江之歌》更是被广泛传唱,红遍大江南北。1991年11月18日,由中国中央电视台与日本东京广播公司共同拍摄的大型电视纪录片《望长城》播出,在中日两国均创下电视纪录片的最高收视率。总导演刘效礼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纪录片要在文化特色上下功夫,“大家一块儿把国家的家谱写好”。此外,像《故宫》《圆明园》《昆曲六百年》《京剧》等一批纪录片,凸显的都是中华民族标志性文化符号。

  这些凸显民族标识的纪实影像,以影像符号表征了中华民族独特的价值观念和民族精神,建构了我们的“民族记忆”,强化了我们的身份认同,是中华民族在世界文化激荡中卓然挺立的根基。

  “记忆的微光”:宏大叙事中的个人话语

  在法国社会学家莫里斯·哈布瓦赫(Maurice Halbwachs)“集体记忆”这一主导研究范式下,个体记忆一直处于被奴役的弱势地位。学者刘亚秋认为,哈布瓦赫忽视了个体记忆的主体性、灵动性及其对抗性,应该对“集体记忆”这一主导范式进行反思,个体记忆与集体记忆之间的关联可能是共谋的,个体记忆是宏大叙事中“记忆的微光”,在一定程度上能对宏大的历史话语进行补充和修正。

  纪实影像之所以迷人,除了真实的特质外,宏大叙事中的个人话语是重要因素之一。纪实影像的“记忆”建构正是通过众多个体记忆拼接而成。如,十五集纪录片《北京记忆》就是一部“人民的记忆”,全片既有宏大的时代背景,又有精彩的个体记忆,如全聚德烤鸭、前门大碗茶、个体户、北京画报等,大时代与小屋檐的情景交织在一起。正是这些带着历史热度的个体记忆,建构了改革开放大背景下一个时代的历史画卷。十集纪录片《中国故事》则选择了十个极具个性的代表性人物,通过他们的个体记忆,展示了他们三十年的追梦历程,以生动的细节还原时代,在时代大背景下聆听故事,建构起一个时代的集体记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ca88亚洲城 (责编:王禧玉)
696 64.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