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四大区别
2015年08月28日 16:1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3期 作者:李健 字号

内容摘要:一、理论基础之区别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是抽象人性论,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基础则是唯物史观。抽象人性论否定历史地、具体地研究人性的努力,指责这些努力不但在理论上颠倒了人性与社会关系之间本质与表现、原因与结果、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且在实践中指导建立了扭曲人性的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基础的唯物史观,不但批判了抽象人性论,还超越了抽象人性论。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在理论基础、逻辑结构、特点性质和实践结果这些方面的四大区别,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西方“普世”价值离间国家认同,破坏价值共识,试图干扰民族复兴,必须旗帜鲜明地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改革共识,建构价值认同。

关键词:价值观;人性论;民主;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产权;法治;层面;共识;帝国主义

作者简介:

  二、逻辑结构之区别

  除了理论基础之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的逻辑建构与西方“普世”价值也不相同。

  从抽象人性论的前提出发,西方“普世”价值是怎样推论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价值追求来的呢?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基因,让个人自由显得特别的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他的个人自由得不到保障,别人由于本性的缘故,为谋求利益,一定会利用这种保障的缺失来侵犯其财产、尊严乃至生命。人如果被这样对待,那只是由于他丧失了个人自由。在西方“普世”价值看来,自由因此就成了首位的价值。而财产权则是自由的支撑:在西方“普世”价值眼中,财产权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表达了人的个性与能力,并且是人自由的基础。这便是西方“普世”价值进行理论建构的第一步:没有自由,就不能保障人的基本尊严;而没有财产,就不能保障自由。于是,以财产权为基础的自由,便成了西方“普世”价值第一位的追求。

  西方“普世”价值还要在自由的基础上演绎出民主来。在它看来,如果要保障自由,就需要避免来自他人的威胁,就需要政府的强制力量来保护自由以及作为自由基础的私有财产权。西方“普世”价值是通过社会契约的想象来完成这一论证的:天生自由的个人为了保护各自的自由而定立契约形成国家。这一理论构建自然与历史的真实图景相差千里;但其核心目的不在于对历史的解释,而在于对国家合法性的说明。在其看来,国家不再是保护阶级利益的工具,而是保护所有人自由的手段。然而,政府本身却又构成对个人自由的威胁,甚至是更大的威胁:如果说对威胁自己自由的其他人与自己力量的差距,即使存在也不是很大的话,那么威胁自由的政府的力量则是任何个人所不能相比的。建立在人们自由之上的政府才有合法性,但政府总是可能威胁人们的自由,那政府的合法性怎样重建呢?西方“普世”价值的结论是:只有通过形式上的一人一票,即民主才能够达到。但如果多数人的意见,即民主的结果不是保护而是公有化私有财产呢?民主与自由不相容了怎么办呢?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逻辑,既然民主只是合法化对自由、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工具,而自由才是首要的价值,那么一旦二者发生矛盾,民主、即多数人的意见,要让位于自由、即少数人的财产,将是不言而喻的。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这一逻辑中,实际上沦为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工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
粤举办依法治省系统宪法学习报告会 罗娟主持,全省8400多人聆听报告会
2018年10月17日 10:46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祁雷 字号

内容摘要:16日下午,省委依法治省办、省法学会在广州举办2018年“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广东依法治省系统宪法学习专场报告会。

关键词:

作者简介:

ca88޳

  南方日报讯 (记者/祁雷 通讯员/粤政宣)16日下午,省委依法治省办、省法学会在广州举办2018年“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广东依法治省系统宪法学习专场报告会。省委全面依法治省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罗娟主持报告会。21个市设立分会场,全省共8400多人聆听报告会。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监察和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徐显明作了“全面依法治国与宪法实施”专题报告,深入解读了习近平总书记全面依法治国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核心内容和重大意义,深刻阐述了中央关于此次宪法修改的指导思想、遵循原则和主要内容,结合新时代依法治国面临的形势作了精辟的论述。

  会上,省委政法委有关负责人对我省下一步学习宣传实施宪法工作做了部署。

作者简介

姓名:祁雷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