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微博平台

 首页 >> 地区版块 >> 广东
《科技创新300年》:普及科技创新知识
2019年01月18日 11:07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张文清 字号

内容摘要:人们正在热议的第四次技术革命理当更为壮观,应该是科学、技术、社会与人的高度互动,将要变革的是“人类自身”。

关键词:

作者简介:

ca88亚洲城

  人们正在热议的第四次技术革命理当更为壮观,应该是科学、技术、社会与人的高度互动,将要变革的是“人类自身”。然而,这种景象至今并没有出现,能够产生连锁式反应的龙头技术也还没有完全明朗,因而所谓的第四次技术革命事实上还没有爆发。这种以史为镜所得出的分析结论,对启发当今科技创新的现实是大有裨益的。

  初识韦火教授,缘于“基因编辑婴儿”事件。那次朋友圈里转发了他的几句简单评述,说是科学在历史上曾出现过几次发展失控,第一次是化学的失控,产生了高爆炸药,导致大规模热兵器战争的出现;第二次是物理学的失控,产生了核爆装置,导致人类至今没走出自毁的阴影;第三次可能就是生物学的失控,“基因编辑婴儿”只是个开始。寥寥数语,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最近喜得他的新著《科技创新300年》一书,如获至宝,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读完。别出心裁的章回体叙事方式,鞭辟入里的独到见解,是如今手机时代吸引我读完该书的最大动力。

  这本书不是科技史的教科书,而是一本普及科技创新知识的力作。它从历史的、文化的、社会的、哲学的多个视角来描绘科技创新活动,宏论纵述,眼界开阔。

  作者一开篇就表明,人类的科技创新源远流长,仿佛在泥泞的羊肠小道上缓慢前行了数千年,突然间“砰”的一声巨响,从此一切都变了,找到高速路的入口了。“哥白尼剑指地心说,伽利略大破神学阵”是个引子,之所以选取300年这个节点,韦火的观点是,我们今天所熟知的科学理论、技术发明,以及由此带来的人类生产和生活方式的巨大变革,几乎都是科技创新这300年的成就。别的论据且不说,数一数我们身边琳琅满目、五花八门的物品,恐怕数个百十种也数不出几样东西是300年前业已存在的,这不能不归功于科技创新。言简意赅这么一说,既揭示了全书的主题,也给科技史划出了重点。其实对大多数人来说,了解一点科技史在当今时代很有必要,但从遥远的古希腊读起,往往弄得人望而生畏,与其这样倒不如看一看这幅300年“截图”,总比一无所知强多了。

  科技、科技,当然就是科学技术。很多人以为,科学和技术应该是一对“孪生兄弟”,至少也该是亲密的“发小”或“闺密”之类的铁杆关系。该书明确指出,这种看法其实大错特错,大谬特谬。实际上,科学和技术本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同一条路。长期以来,它们是分开发展着的,彼此之间的关系非但不密切,可能碰了面都形同陌路。科学长期是在脱离生产实践的上层社会中发展着,是达官贵人们的“副业”,哥白尼是牧师、拉瓦锡是税务官、富兰克林是政治家等等,不一而足。而技术作为生产劳动的技巧和经验,它的出身直接来自于劳动人民,就连标志着第一次产业技术革命成果的蒸汽机,也是工匠们的技术创造。科学和技术紧紧地拥抱成一团、结合在一起,在如今看来是那样的难分难舍,那是18世纪中叶以后的事了。这正是“漫漫长路两分离,一朝牵手显威力”,作者据此向读者揭示出了科技创新自近代以来加速的原因。

  “战争妖魔挟持科技,双刃利剑各砍一侧”。在作者看来,历史上战争与科技的关系很微妙,一方面战争是人类社会最野蛮、最残酷的群体暴力活动,毁灭文明破坏一切,另一方面它对科技创新却起着一种“催化剂”的作用,刺激着科技的强力发展。道理很简单,战争的交战双方都会把最先进的科技成果用在军事上,不惜一切代价去战胜对方。正如英国著名哲学家罗素所说,“科学的实际重要性,首先是从战争方面认识到的”。实际上,进入20世纪以后的科技发展,大量的高精尖技术都是出于军事目的而研究出来的。现代社会的主要科技产品,可以说基本上都带有洗不脱的“原罪”,电子计算机是二战的产物,核电站是原子弹的衍生品,互联网则是由美国军方的“阿帕网”(APPANET)发展而来,等等。就连直接造福人类自身的青霉素,也是英国军医弗莱明目睹了战伤感染而发明出来的。航天科技说来也同样是军事争斗的产物,太空运载火箭的前身其实就是德军二战中研制的V2导弹,当时美苏两国都从德国人手中缴获了这项技术,很快就成了战后新一轮军备竞赛的重器。正因为如此,贝尔纳等人在二战以后呼吁科学家要以和平为己任,不能任由科技助纣为虐,成为战争的帮凶。该书专门用一个章回反思科技创新与社会的互动关系,站在理性的高度昭告读者,科技本身不是洪水猛兽,而是有其自身发展规律的社会活动,科技创新的目的是要为民所用、造福人类。

  当今的科技创新大潮汹涌,是不是“第四次技术革命”正在进行中?作者没有人云亦云,而是冷静分析了现状。以蒸汽机为标志的第一次技术革命、以电气化为标志的第二次技术革命和以自动化为标志的第三次技术革命,其共性表现在,都是以某一项或几项重大科技应用为基础,爆发了连锁反应式的革命,使人类社会的生产生活发生了根本性变革,或者说是发生了质变式飞跃。再看其各自的特性,也有规律可循。第一次技术革命,科学与技术还处在分离状态,以蒸汽机为代表变革了“人类使用工具”的方式。第二次技术革命,科学与技术结合到了一起,以电力为代表变革了“人类使用能源”的方式。第三次技术革命,科学、技术与社会三者关联,以计算机应用为代表变革了“人类与世界连接”的方式。如此说来,人们正在热议的第四次技术革命理当更为壮观,应该是科学、技术、社会与人的高度互动,将要变革的是“人类自身”。然而,这种景象至今并没有出现,能够产生连锁式反应的龙头技术也还没有完全明朗,因而所谓的第四次技术革命事实上还没有爆发。这种以史为镜所得出的分析结论,对启发当今科技创新的现实是大有裨益的。

  总之,这本读来解渴的《科技创新300年》值得推荐给人们,所有活在当下,对我们这个科技创新时代有所关注的人。

 

  (作者系华南理工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作者简介

姓名:张文清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ca88亚洲城 (责编:贾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wxgzh.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