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微博平台

 首页 >> 法学 >> 今日推荐
江国华:新时代人民立宪观九论
2018年11月08日 21:36 来源:《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江国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作者简介 江国华,法学博士,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

ca88亚洲城

  摘要 在学理上,但凡“以人民为主体,并以人民为目的”的立宪主张,均可归属于人民立宪观之范畴。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在其一系列重要讲话或论著中,多次论及宪法议题。这些论题涉及人民主体、人民中心、人民当家作主、协商民主、依宪治国、依宪执政、宪法实施、宪法监督、宪法法律至上等诸多层面或方面。就其内在逻辑而言,这些论断内嵌着人民是制宪权主体、人民是立宪主体、人民是立宪之目的、忠于宪法、实施宪法是人民通过立宪而赋予政府的基本义务等基本命题。就其精神实质而言,这些论断不仅契合了人民立宪的精神原旨,而且进一步丰富和拓展了人民立宪的理论意涵,并对新时代宪法政治和宪法实施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关键词 人民主体;人民中心;依宪治国;宪法至上;人民立宪主义

  基金项目 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16JZD011);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青年团队资助项目(2018)

  所谓人民立宪主义就是对“以人民为主体,并以人民为宗旨”之立宪思想和主张的总称。其内在地包含四项基本命题:一则人民是制宪权主体——人民立宪的权力源自于人民本身;制宪权既不是天赋的,也不是人赋的,而是人民群众在创造性实践中获得的。二则人民是制宪的主体——人民立宪的本质就是人民为政府立法,人民立宪的过程就是人民意志上升为国家意志的过程;立宪活动及其过程只能由人民来主持和主导。三则人民是目的,而不是手段——人民立宪以保障人民当家作主、实现人民权益最优为根本宗旨。四则忠于宪法、实施宪法是人民通过立宪赋予政府的基本义务——人民立宪为信,赋权于政府;政府当不负宪法信托,恪尽职守,自觉尊奉宪法,保证宪法实施。

  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在一系列重要讲话或论著中,多次论及宪法议题,比如“人民主体论”“人民中心论”“人民当家作主论”“协商民主论”“依宪治国论”“依宪执政论”“宪法实施论”“宪法监督论”“宪法法律至上论”,等等。就其内在逻辑而言,这些论断不仅契合了人民立宪的精神原旨,而且进一步丰富和拓展了人民立宪的理论意涵,并对新时代宪法政治和宪法实施具有重要指导意义。在这个意义上,笔者将其概称为新时代人民立宪观。

  一、人民主体论

  在法理上,人民立宪主义是以人民主体论为逻辑起点的立宪主张——立基于“人民创造历史的唯物史观”,人民立宪主义有两个逻辑暗设:一是制宪过程中的人民主体性,二是立宪政治中的人民主体性。制宪过程中的人民主体性意在强调宪法的人民性;立宪政治中的人民主体性意在强调政治的民主性。

  在哲学上,人民主体论是马克思主义实践认识论的基本内核。在马克思看来,主客体关系是社会主体同进入社会领域的其他物质存在形式的关系,因而主客体间是一种社会关系,它包括实践关系、认识关系和价值关系。

  在实践中,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讲话,其中包含诸多关于“坚持人民主体地位”的重要论述[1](P19)。这些论述的突出特点是,将坚持人民主体地位与依法治国结合起来。习近平指出:“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必须坚持法治为了人民、依靠人民、造福人民、保护人民。”[2](P4)作为马克思主义人民主体观与中国新时代伟大实践相结合的产物,习近平人民主体思想是中国特色人民主体思想的继承和发展,具有丰富内涵和鲜明特点。

  (一)“民上”法治观

  “民上”即“人民至上”的简称。它既是习近平“法治为了人民”论断的必然要求,也是“人民立宪主义”的内在价值取向和根本遵循。在“人民立宪主义”语境中,“人民至上”具有功能性与价值性双重属性,其功能性强调人民在宪法法治建设中的主体性作用,其价值性强调人民之于宪法法治建设的主体性价值。其要义有三:

  其一,以良法促善治。坚持良法善治是我们党和国家的不懈追求。但良法和善治并不是并列关系,而是因果关系——只有种下了良法的因,才会结出善治的果。王安石曾言:“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3](P678)习近平指出:“人民群众对立法的期盼,已经不是有没有,而是好不好、管用不管用、能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不是什么法都能治国,不是什么法都能治好国;越是强调法治,越是要提高立法质量。”[4](P43)由此,必须不断提升立法质量,让每一部法律都符合宪法精神、契合人民意志、获得人民支持;推动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的革新换代,尽快形成以完备的法律规范体系、高效的法治实施体系、严密的法治监督体系、有力的法治保障体系以及完善的党内法规体系为内容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

  其二,让人民监督权力。进入新时代以来,为了更加有力地扎紧公权力行使的制度笼子,维护人民利益,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持续推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改革。在党的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习近平指出:“让人民监督权力。”除了发挥人民群众本身的监督主体作用外,在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中注重体现和维护人民意志也是新时代党的重要部署。作为一项重大的政治体制改革,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属于宪法保留的事项,需要通过修改宪法予以实现。党的十九届二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即将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作为修宪的重要内容。可见,在立宪国家、政治改革本质上属于宪制改革。通过宪制改革实现的政治改革,不仅能保证改革的稳定性和有序性,而且有助于充分体现和实现人民的意志。

  其三,人民是最终的裁判者。健全的社会主义法治体系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前提。但诚如西方法谚所言:“法律在制定出来的那一刻,便落后于世间万物。”囿于人类的有限理性和客观世界的发展变迁,只有及时评估既有法律的实施效果,并在评估的基础上,适时进行法的立、改、废、释工作,才能保持法的科学性和生命力。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的若干重大问题决定》(以下简称“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即明确提出要“建立科学的法治建设指标体系和考核标准”。而法治的效果与功能好不好,不是由立法者说了算,而应交由人民群众来评判。正如习近平指出的,“党的执政水平和执政成效不能由自己说了算,必须而且只能由人民来评判,人民是执政党工作的最高裁决者和最终评判者”[5];党的工作“决不能用自我感觉代替群众评价”[6]。在这些论述中,习近平明确了价值的评价主体是人民群众,评价客体是党的执政水平和执政成效,评价标准主要有人民群众“生活美好、得到实惠、权益保障、获得感”等[7](P69)。

  (二)“三共”治理观

  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绘制的全面深化改革蓝图中,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被确立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之一。为了实现这一总目标,就必须“坚持以人为本,尊重人民主体地位,发挥群众首创精神”。党的十九大报告对于如何发挥人民群众的主体价值作了高度概括,即正式提出了“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的“三共”治理观。从“三共主义”的内容来看,共建共治共享的共同点是“共”,即共同,亦即社会治理应当共同参与,其区分点则是共建、共治还是共享,体现了社会治理中不同方面,亦即制度层面的共同建设、行动层面的共同治理以及成果层面的共同享有。具体而言:

  其一,共同推进制度建设。共同进行建设之领域并非工程建设,也非经济建设,而是特指社会治理领域内的制度建设。所以,共同进行建设的主体必须是具有制度建设能力的各类社会主体,包括各级党委、政府、企事业单位、行业协会、社会组织等。制度建设的形式包括了制定党内法规、国家法律法规和规章、企业章程、行业规范、村规民约等。这些性质不同、位阶不同的各类组织规范,是社会治理能力形成和社会治理体系建设的关键所在。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些规范的支持,社会治理就寸步难行、无法维持。此外,从其实质来看,由各类社会主体共同参与的制度建设也完成了对社会治理方式和治理体制的革新,以国家成文法为主导,党内法规为引领,各类社会组织规范为基础的制度体系是社会治理法治保障的实现形式,也是我国治理体系现代化的基本载体和重要表现。

  其二,共同承担社会治理。根据社会治理的内容和对象可知,社会治理属于公共治理范畴。因此,公共性是社会治理的基本属性,这就意味着所有共同体成员都应参与社会治理,否则其治理的正当性就无从依靠、无法实现。换言之,在新时代的社会治理行动中,各级党委和国家公权机关不得垄断治理主体资格,以大众参与为基础的全社会联动治理将成为治理的主要方式。而共同治理的关键所在是治理资源的配置以及社会主体之间治理边界的划分。为此,明确各类主体在新时代社会治理中的具体角色就成为必需。具体而言,就是应当发挥好各级党委在治理中的领导核心作用和政府的统筹协调作用,充分利用好社会组织多样的治理手段以及公众治理热情和自我治理的优势。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和行动之下,推动社会进入多元主体共同参与、共建共治、协同推进的社会治理新时期。

  其三,共同分享治理成果。共享不仅是共建共治的最终目标,即分享社会治理的成果和红利,也在很大程度上提供了社会治理的特殊手段,即通过共享社会公共资源、公共产品,实现各类主体在治理能力和治理手段上的提高。所以,共享的概念其实与共建和共治一脉相承,都意味着多元主体在社会治理中的共同参与,但其独特之处在于对社会成员的共建共治提出了共享的具体要求,即意味着要首先通过共建共治凝聚起社会各界的智识与资源,再根据各自治理权限的大小合理分享相关的资源,由此实现资源的集约使用和有效利用,实现治理效果的最大化。可见,分享不仅是对治理要素和治理成果的简单分配,也是社会治理的重要哲学基础。当然,就现实意义而言,“三共主义”的共享要求主要是以民本主义为基点的政治传统的延续,其以提高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为目标,要求社会各界共同努力来推动社会的良好治理。

  (三)民心政治观

  所谓民心政治观是指将人民群众在特定历史时期所形成的共同心理趋向、价值追求以及情感好恶作为国家政治活动判断标准的基本立场、基本观点和总的看法。习近平对民心政治观的精神实质作了高度概括,提出了“民心是最大的政治”这一重要论断。在这一论断的指导下,我党将察民情、行民主、得民心的执政理念贯彻到国家政治生活中,赋予了民心政治观以全新的内涵。

  其一,察民情是基础。在国家政治生活中,了解民意、体察民情,是坚持民心政治观的基本前提。为此,树立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是我党开展工作的一项最为基本的方法论。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继续深入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勇于向脱离群众、不了解民情民意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亮剑。习近平指出:“有的(党员干部)下基层调研走马观花,下去就是为了出镜头,露露脸。”[8](P369)进入新时代以来,为了让国家的政治运转和政治改革符合民意、体现民情,党中央在出台相关决策前,都会深入基层调研,了解人民群众最真实的声音。在了解到人民群众对于官员的腐败行为深恶痛绝后,党中央将反腐败活动摆在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提出要“苍蝇老虎一起打”。也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习近平同志提出了“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正义是最强的力量”这一重要论断。

  其二,行民主是保障。根据人民主权原则,让人民群众参与到国家的政治生活中去,是当今立宪国家的共同遵循。发挥人民群众在国家治理中的主体作用,不仅是维持国家政治生活良性运转的有效手段,还应作为立宪国家一项终极的价值追求。党的十八大以来,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被逐步确立为国家政治生活的主题。在这一主题之下,发挥人民群众的主体作用,就是要认真贯彻习近平同志提出的“法治依靠人民”的重要论断。至于何谓“法治依靠人民”,党的第十八届四中全会《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给出了最佳注解。即在涉及立法、执法、司法等各项事业的法治建设中,要坚持人民主体地位,不仅要让人民群众享受法治建设带来的成果,还要保证他们成为法治建设的参与者和推动者。

  其三,得民心是宗旨。既然民心是最大的政治,那么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察民情、行民主的最终落脚点就应该是获得民心。习近平指出:“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人民拥护和支持是党执政的最牢固的根基。”[9](P257)然而,虽然民心与民意、民主互相关联,但三者各有其独特气质,绝不能互相混同。质言之,即使在工作中注意到了体察民情、发扬民主,也并不意味着就获得了民心。对此,习近平在西柏坡调研时指出:百姓生活水平正在不断提高,为什么感觉和我们的距离并没有拉近,甚至感觉越来越远,这就涉及民心的问题,就是要将施政政策落到人民的心坎里。而为了获得民心,新时期党中央在调查民情的基础上,提出了“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苍蝇老虎一起打”等政策措施,回应了人民群众的热切期盼。正如国家统计局2015年在22个省区市开展的全国党风廉政建设民意调查所显示的,人民群众普遍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成效表示满意、充满信心[10]。

作者简介

姓名:江国华 工作单位:武汉大学法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ca88亚洲城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wxgzh.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