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微博平台

 首页 >> 各地 >> 人文东北
辽宁:发现未来经济,让往日辉煌"火"不熄
2019年04月12日 00:00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唐佳丽 孙大卫 字号
关键词:工业遗产;蒸汽机车;铁煤集团;工业遗产保护;露天矿

内容摘要:如何利用好辽宁省丰富的工业遗产资源?怎样充分发掘其经济价值以促进地区经济发展?请看本报调查。

关键词:工业遗产;蒸汽机车;铁煤集团;工业遗产保护;露天矿

作者简介:

ca88亚洲城
  原标题:工业遗产要注重保护利用,更要重视可持续发展 发现未来经济,让往日的辉煌“火”不熄

  现在,保护工业遗产的观念在我省深入人心,但是单纯保护而不加以利用和开发,不但浪费了工业遗产固有的多重价值,也让工业遗产保护的压力加大,难以取得良好效果。

  开发和利用工业遗产,实现其价值的最大化,绝非易事——开发过程中存在短视行为、再利用进程中难免同质化竞争、遭遇瓶颈时难除固化的老旧思维……

  如何利用好辽宁省丰富的工业遗产资源?怎样充分发掘其经济价值以促进地区经济发展?

  请看本报调查——

  引子

  直到现在,辽宁火车头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火车头公司”)总经理刘春山还清楚地记得,15年前,在辽西某煤矿的大院里看到的那个情景——KD6487蒸汽机车的“落魄样”“闲置了七八年”“车身上长出的小树都有胳膊粗了”。

  这台产于1943年的蒸汽机车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台还能正常运转的KD6型蒸汽机车,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联合国支援中国的50台机车中的唯一现存。

  这个不被重视“随便扔着”的宝贝,让当时决定利用企业转型闲置的蒸汽机车资源,开发蒸汽机车旅游业才两年的铁法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铁煤集团”),又是心疼,又是暗喜。

  2004年,铁煤集团用一台当时正流行的上游型机车,以物易物,让KD6487落户位于铁岭调兵山的铁煤蒸汽机车博物馆。

  去年底,铁煤集团的蒸汽机车产业累计实现收入2306万元,功劳簿上,“镇馆”14年的KD6487前排就座。

  而它的原主人,几年前就吃了“后悔药”。公开的、私下的,通过各种途径,几次协商想“加价”把它换回辽西,用它来做当地发展工业旅游的“金字招牌”。

  “经过我们的发现、挖掘及运营,KD6487的经济价值才得到显现,这个时候,我们当然不会放手。”铁煤蒸汽机车博物馆的拒绝,没有悬念。

  近年来,像KD6487一样,曾被漠视的工业遗存,因经济价值得到充分挖掘,变身后受人热捧的故事,在我省工业遗产保护和利用领域开始出现。

  与此同时,如何更加深入地挖掘工业遗产的经济价值,使之在推进我省经济结构调整,促进城市、经济和产业转型升级进程中发挥出应有的作用,也成为业内热议的话题。

  开发工业遗产旅游价值,让独特性和唯一性成为无价之宝

  保护工业遗产的核心问题,就是发现其价值并予以开发利用。只讲保护,不谈发展,不但短视,也难有未来。

  发现工业遗产的经济价值,许多地区开始从工业旅游做起。去年11月,工业和信息化部组织研究制定了《国家工业遗产管理暂行办法》,提出支持和鼓励利用国家工业遗产资源开发工业旅游项目,打造工业旅游线路。

  工业遗产旅游资源是城市特有的资源优势,带有较强的垄断性和地域性。相对于“后知后觉地区”的行动,我省的起步不算晚。从2003年起,我省文化、旅游、工信、商务等部门就已联合启动对工业遗产的普查、摸底等工作。在对工业遗产资源进行市场化开发利用时,许多地区早已涉足较易入门、经济价值较为分明的工业旅游项目。但是,时至今日,辽宁工业旅游取得的经济收益与拥有的资源不大相符。

  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景点同质化严重、旅游配套不足、旅游文创商品稀缺等在其他文旅产业出现的问题,的确也遏制了我省工业遗产游的发展。”省文化和旅游厅的一名干部说。

  对此,辽宁社会科学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天维认为,“从产业分布上看,我省各市的工业遗产中采矿业、制造业比重较大,遗产形式相似。工业旅游部分项目内容趋同似可理解,但是,相似不等于相同,有些地区对本地工业遗产资源的唯一性和独特性还相当‘无视’。”

  而铁煤蒸汽机车博物馆对KD6487的保护之举,正是对所拥有的工业遗产资源唯一性和独特性的一种维护。

  2002年,铁煤集团决定利用因运输动力转型而闲置的蒸汽机车资源,打造集蒸汽机车等工业文化遗产保护与旅游开发于一体的人文景区。

  “在辽宁,哪家制造业企业还没几辆旧车头。”但是,运营形式可以模仿,资源的唯一性不可替代。铁煤蒸汽机车博物馆决定打造景区之前,做过大量市场调研,根据自身工业遗存优势,为整个产业做好了立体发展规划。

  有意识地保留企业原有的退役设备、设施,利用因转型需要闲置的大量场区,铺设能让机车运行的专线,拓展影视业的“朋友圈”,拓宽景区面向海外自主经营的发展渠道……“就凭这几项资源优势,许多地方就和我们比不了。”刘春山介绍说,“其他的‘独门秘籍’就更多了。”

  这些资源的唯一性和独特性,为景区产业链的丰富完整和效益增长提供了必要的保证。到去年底,火车头公司的蒸汽机车旅游产业已接待中外游客20多万人次,累计实现收入2306万元,仅影视拍摄一项,就收入近千万元。

  “当年,省内也有几个矿来这儿学习,但是都没做起来。”让刘春山惋惜的是未能统一利用的资源,“如果那些设备都转给我们的话,肯定能物尽其用。”

  “不能正确合理判定工业遗产的旅游价值,不能发现本地区工业遗产的特色,而是直接‘抄袭’同类产业的成功经验,匆忙应用。”这些问题让致力于工业遗产保护和开发研究的沈阳建筑大学教授吕海平十分着急,“如果这样的同质化竞争不加以制止的话,我省工业遗产旅游经济价值的增长也很难实现。”

  好在,被动的局面正在改变。旅顺船坞、北票竖井、大连金刚石、抚顺露天矿、阜新赛道小镇、本溪百年遗产群、鞍钢红色经济出发地……如今,我省各市都在努力挖掘和利用地区资源的独特性。“在此基础上,各城市间也应考虑整合旅游资源,未来,应在全省一盘棋的思路下,高效利用客源资源,精心打造工业遗产旅游的联合品牌,形成区域联动效应,助力全省经济结构调整,促进城市、经济和产业转型升级。”张天维建议。

  寻求工业遗产资源再利用价值,让兴旺的产业燃亮可持续发展之光

  开发工业遗产资源,一般而言,需要依靠具有特色经济竞争力的当地资源。然而,对我省大多数资源枯竭型城市而言,能为所用的特色资源十分有限。因此,那些寻求工业遗产资源再利用,让已经“废弃”的资源再次走上可持续发展之路的探索,就显得弥足珍贵。

  阜新新邱露天矿“矿坑变赛场、煤道变赛道”的实践就是如此。

  开采历史始于1894年的阜新新邱露天矿,因资源日益枯竭,于2001年宣告破产,留下一处尘土飞扬、地质灾害频发的工业遗存:面积7.08平方公里、最深处超过200米的矿坑。

  去年11月9日至11日,一项汽车场地越野挑战赛,让沉寂多年的新邱露天矿重新热闹起来。煤矿废弃矿坑内办越野赛的新闻,在比赛结束后的一周内点击量超50万次。

  “金博士想出来的金点子。”在新邱,提起这场比赛,很多人都会这么说。

  “一个金点子,带动起一个新产业,也为地区发展带来新生机。”新邱区委相关领导表示。

  “任何看似偶然的‘点子’,都是深入调研、长期思考的结果,也一定是基于明确的理论框架。”3月18日,露天矿2号矿坑内,正带着一行人考察今年汽车漂移比赛场地的金跃群告诉记者。

  新邱露天矿破产当年,阜新市被国家确定为第一个资源枯竭型城市经济转型试点市,新邱区也成为阜新转型先导区。2018年6月,在环保领域有“地球医生”美誉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中科盛联公司,开始为新邱区编制《阜新市新邱区环境治理修复规划方案》。

  主持编制工作的公司总工程师金跃群博士,走遍新邱每一个矿区的同时,一直和区里共同思考一个问题:矿坑周边环境治理修复后,这片土地能做什么?煤炭资源枯竭后留下的工业遗存,难道就没有资源价值?

  一天,一名“玩赛车”的朋友来阜新找金跃群叙旧。正忙着调研的金跃群不客气地把他带到矿区,边走边解释自己的忙碌和思考。站在高高的矿坑顶边,这位朋友大发感慨,“这里简直就是天然的赛车场啊!”高耸的矸石山、低洼的采坑,原有的盘旋而下、坑洼不平的作业路……汽车越野赛事所需的一切场地资源,这里基本全具备。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长久的调研与思考,让金跃群立刻抓住谈话中最重要的信息,将这里改造成越野赛道,通过赛事活动带动产业兴旺,拉长相关产业链条,把地质灾害和生态环境治理好的同时,让工业遗产的固有价值充分释放。

  如今,金跃群最初的设想不但已经实现,而且还在深入拓展。“以赛事为核心,集赛事、旅游、文化于一体的文旅产业链,开创矿山治理的新模式,实现生态修复与矿山资源开发利用的统筹推进。”在新邱,曾经枯竭的资源已成“富矿”,可持续发展之光,正在燃亮。

  这束光,也在我省其他地区闪耀。

  “以鞍山钢铁工业遗产为基础,建设鞍山工业旅游城。”鞍山人在构想。

  “分区域、分水平建设生态景观展示区和生态复垦试验区。”抚顺矿业集团相关部门人员介绍。

  “注重生态环保,使本溪湖工业遗产群成为我市新的经济、文化亮点和惠民福祉。”本溪市的规划表述得很明确。

  在沈阳,铁西的老旧车间和厂区已经改造建设成文化产业园、民俗文化园、文创广场……

  “我省许多地区没有停止寻求工业遗产资源再利用、开发可持续发展产业的步伐。”吕海平说,“产业用地的再利用,能将工业地区的旅游、休闲等活动与工业遗产的保护完美结合。这样一来,不但可以保持地区活力,还能给社区居民提供长期持续的就业机会和心理上的稳定感。”

  没有无用的垃圾,只有没被发现的资源。增强百姓的幸福感和获得感,这正是工业遗产资源开发再利用的深意。

  深耕工业遗产投资价值,让保护开发不乏活水之源

  工业遗产保护不易,开发更难,这是业界共识。在我省,这样的难点更加突出。

  辽宁工业遗产点多面广,规模宏大,遗存的设施设备高大又暴露于室外,易受自然或人为破坏。不论保护还是开发,资金投入缺口巨大,来源有限且不足,仅靠地方政府或企业财力难以为继。

  守着金饭碗,真能没饭吃?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4月初,全国各大媒体相继刊发“辽宁国企推出52个项目,加速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新闻。已经提交混改预案的刘春山,虽然没能在这批名单里找到铁煤集团的蒸汽机车产业项目,但是,明显加快的辽宁国企混改步伐,让刘春山对公司混改方案的获批充满期待。

  近年来,刘春山和同事明显感到经营压力在加大。新的经济环境下,老的运营模式落伍;曾经红火的消费项目,因消费者的需求变化亟待更新;竞争对手变强了,正在抢占市场份额……

  资金投入需要加大,市场渠道必须拓展,需要外力支援的内容太多。办法何在?工业遗产的固有价值,让“投资客”心仪已久。铁煤集团改革思路一出,战略投资者通过各种渠道,传递出寻求合作的意向,让刘春山应接不暇。

  “在有效保护的前提下,完善机制,规范动作,保护挖掘工业遗产的投资价值,引导社会资本加入开发利用的行列,工业遗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就能得到更好的发挥。”张天维的想法和铁煤集团的思路不谋而合。

  市场对有价值的商品,总是特别敏感。共同开发的行列中不仅有看得见的金融资本,摸不到的智力资本的支持也在加入。资源规划设计、文创产品开发、商业运作创意园区……活水之源潮流喷涌。

  3月13日,“跑男”们在鞍钢集团博物馆与粉丝近距离接触,事后几天,这消息仍是来馆里参观的年轻人的话题。

  年轻人的关注,让馆长车千里很开心,“放在从前,我们肯定不会同意在馆里做这样的活动。”长期从事一项工作,固化思维难免。近年来,随着知名度的提升,经济价值的日益显现,一些单位开始频繁地与博物馆接触,成为企业的“外脑”。来自其他专业领域信息量大、知识面广、前瞻性强的帮助,也让车千里对遗产资源开发利用的思路大开。“相信在我们的保护和开发利用下,鞍钢的工业遗产能更好地传承下去。”

  不难看出,相比工业遗产保护开发氛围的日渐浓厚,工业遗产投资价值的日益显露,我省一些社会力量参与工业遗产保护开发的积极性也在增强,但资本进入方式与退出机制不健全、相关法规制定不完善等因素也阻碍了这些资本参与的热情。

  对此,东北大学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副院长李凯认为,“工业遗产,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一种公共资源。吸引民间资本,鼓励和创造条件,让社会资本投入公共资源,这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进步的表现,也是推动我省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须。因此,我省应该及早建立相应的鼓励及约束机制,既要保证这些社会资本完成公共服务的职能,还要保证其投资属性。”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只有这样,我省才能在做好工业遗产保护的同时,深耕工业遗产的投资价值,让保护和开发利用同步进行。让“过去”与“现在”携手,共往美好未来。

  记者 唐佳丽 孙大卫

作者简介

姓名:唐佳丽 孙大卫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ca88亚洲城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wxgzh.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