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微博平台

 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非洲问题
泛非主义的当代适用性及其未来
2019年07月11日 10:25 来源:ca88亚洲城-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杨雪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ca88亚洲城

  1958年,非洲各国代表在加纳首都阿克拉召开非洲人民大会,这次会议是泛非主义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事件。60多年过去了,泛非主义仍然是一个热门话题。2018年,作为对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访问的回应,南非最重要的反对派组织之一“经济自由斗士”(Economic Freedom Fighters)的领导人朱利叶斯·马勒马(Julius Malema)再次呼吁这种精神。在一场受到广泛关注的新闻发布会上,他呼吁建立一个统一的非洲,使用共同的通用语言,结束非洲的殖民边界。但什么是泛非主义?这一20世纪就已存在的思潮和运动,对于今天的非洲意味着什么?在民粹主义、保护主义、反全球化意识高涨的国际格局中,泛非主义是否能够成为非洲的救赎?

  泛非主义的定义

  泛非主义问题研究专家英国奇切斯特大学教授哈基姆·阿迪(Hakim Adi)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泛非主义从广义上讲,是争取非洲和非洲人民,包括散居在外的非洲人民的社会、经济、文化和政治解放的运动。这个运动可以被看成是一条河流,有许多不同的小溪和水流。各种设想和方法的基础是对非洲人民和散居在外的非洲人的团结、共同历史和目标的信念,以及他们的命运是相互联系的这一说法的认同。它的存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反对欧洲中心主义和恢复非洲在历史上应有地位的需要所决定的。

  在20世纪,这主要涉及殖民主义及其遗留问题,以及反非洲种族主义问题。今天,非洲和非洲人所面临的问题虽有不同,但仍然存在殖民主义、殖民边界、资本经济和外来政治体制的遗留问题。因此,什么样的泛非主义的问题需要反思过去,并对历史作一个总结。

  在他看来,1945年在英国曼彻斯特举行的第五届泛非大会(Pan-African Congress)非常重要。因为那次会议参会的只有工人和农民组织的代表,或者说只有“群众”才能参加,这些人都非常迫切地希望结束殖民统治。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被视为推动政治变革的关键力量。这次会议除了决议通过拒绝殖民列强强加的殖民边界、殖民主义强加的“外来”政治体制和资本经济之外,它还指明了一种尚未在非洲实现的方向,是非洲解放和统一的重要起点。

  总结起来,阿迪认为,泛非主义必须是一种以人民及其权力为中心,拒绝代议制民主,因为代议制民主是一种使人民丧失权力和资本集中的制度,实际上是推行新殖民主义手段的骗局。今天的泛非主义必须吸取历史教训,使自己适应21世纪非洲人民的需要。

  泛非主义思潮的兴起

  “泛非”一词是1900年7月在伦敦举行的第一届泛非大会上提出的。活动由南非活动家爱丽丝·金洛克(Alice Kinloch)创建的非洲协会(African Association)发起,目的是聚集非洲血统的人们,严肃地讨论目前的局势等,并表明非洲血统的人可以为自己说话。

  1919年,非裔美国活动家杜波依斯(W.E.B. Du Bois)在巴黎组织下一届泛非大会时,沿用“非洲后裔应该用同一种声音说话”的口号。会议旨在影响在巴黎市举行的战后和平会议。会议提出以没收德国的前殖民地为基础,在非洲建立新的国家,由其他主要殖民大国监督,但要考虑到“文明的黑人世界”的观点。杜波依斯1921年先后在伦敦、巴黎和布鲁塞尔又组织召开了第二届泛非大会,1923年在伦敦和里斯本召开了第三届泛非大会,1927年在纽约召开了第四届泛非大会。通过这四届大会确立了泛非主义的理念,巩固了泛非网络,吸引了来自美国、利比里亚、埃塞俄比亚、海地以及欧洲的活动人士。泛非大会反对种族主义,提出了自决的要求,但由于表达了温和的政治观点,并把当时最重要的泛非主义活动家马库斯·加维(Marcus Garvey)排除在外,因此受到批评。

  1914年,加维在牙买加建立了他的国际黑人进步协会(Universal Negro Improvement Association and African Communities League)。它的目标之一是“种族间的普遍联盟”。1917年,加维在纽约重新建立了非洲社区联盟,很快吸引了成千上万的追随者。据估计,鼎盛时期该组织会员人数超过400万。这是20世纪最大的泛非洲政治运动。

  20世纪30年代中期,泛非洲运动在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下变得激进。共产国际提倡社会主义合众国非洲的想法,同时大萧条时期经济形势导致了加勒比海和法西斯治下的意大利入侵的埃塞俄比亚发生一系列罢工和叛乱,非洲人对待殖民统治的态度也变得更为激进。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更加强化了泛非主义对结束殖民统治的要求。

  第五届泛非大会常常被认为是所有泛非会议中最重要的一次。与会者包括未来的非洲领导人,如夸梅·恩克鲁玛(Kwame Nkrumah)和未来的肯尼亚总理乔莫·肯雅塔(Jomo Kenyatta)。这次会议的政治立场既是20世纪30年代激进主义的产物,也受到了乔治·帕德莫尔(George Padmore)曾作为1930年在汉堡召开的共产主义国际黑人工人大会(Communist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Negro Workers)关键组织者的经历的影响。会议表达了对“资本统治”和在殖民地强加以欧洲为中心的政治制度的反对。它还谴责强加给非洲的殖民主义边界,以其口号“所有国家的工人和被压迫人民团结起来”反映了一种国际主义精神。

  1945年以后,泛非运动的中心转移到了非洲。1957年加纳的独立为解放和统一非洲大陆的斗争进入新阶段创造了条件。

  1958年,在帕德莫尔的协助下,恩克鲁玛主办了非洲独立国家会议,与会者包括埃塞俄比亚、加纳、利比里亚、利比亚、摩洛哥、苏丹、突尼斯和阿拉伯联合共和国(埃及和叙利亚)。这是历史上第一次举行这样的会议。同年晚些时候,恩克鲁玛主办了非洲人民大会。两次会议都旨在鼓励与会者讨论如何共同努力,确保结束整个非洲大陆的殖民统治。然而,虽然他们都声称坚持泛非主义原则,但非洲独立国家之间因大国继续干预非洲事务而分歧不断加深。

  当然,这并没有阻止非洲统一组织(Organization of African Unity)于1963年在亚的斯亚贝巴的成立。非统组织一直被视为“激进”和“温和”非洲政府之间的妥协,它的成立是泛非主义的重大胜利。必须指出的是,这是各国政府的泛非主义,而不是非洲人民的泛非主义。

  各大国维持对非洲的经济和其他形式的控制,再加上新殖民主义和冷战的影响,使得非统组织日益无效。也许它最大的成就是向那些努力推翻葡萄牙殖民地、纳米比亚和津巴布韦剩余殖民政权以及南非种族隔离政权的人提供了一些支持。

  2001年5月正式成立的非洲联盟的目标包括加速“非洲大陆的政治和社会经济一体化”,促进“和平、安全和稳定”,促进“民主原则和制度、公众参与和良好治理”。非盟也有很多批评者,但其最重要的行动之一是认识到让散居海外的非洲人参与其活动和审议的重要性。在随后的几年里,散居海外的非洲人被更充分地纳入“第六地区”。

  泛非主义的未来

  阿迪认为,非洲联盟仍是泛非主义的最集中体现,它是一个非洲国家之间的组织,也包括所有散居在外的非洲人,代表着非洲和非洲人的统一和解放运动。

  在过去70年里,由于一些国家的干预,非洲统一的愿望一直受到破坏,这在非洲统一组织成立和非洲联盟成立时更加明显。无论是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还是在利比亚,无论是通过美国非洲司令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科托努协议,还是借助软实力,一些国家一直企图干预。

  许多人会说,非盟是一个工具,是泛非主义的一个非常不完美的例子。马勒马等人仍然认为需要的是非洲合众国,以统一面对国际社会对非洲资源、土地和市场的争夺,也只有非洲合众国能有效抵制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对抗西方国家,改变非洲的不利地位。

  如何实现振兴和发展,这是历史对非洲提出的一个问题。它要求人民,特别是工人建立自己的组织和有利于自身利益的新的政治制度。在过去70年中,我们已经看到了在非洲历史上出现的这种新的制度。例如,在几内亚比绍和埃塞俄比亚的提格雷都曾建立“解放区”,是一种新的社会,有人民的参与,以人民为中心,人民真正获得权力。由于种种原因,这些都没有持续下去,但它们用实践表明了一种新制度的可能性和必要性。

作者简介

姓名:杨雪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ca88亚洲城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wxgzh.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