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微博平台

 首页 >> 专版
美国挑起对华经贸摩擦损害两国和全球利益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美经贸摩擦问题与出路”国家高端智库论坛发言摘要
2019年06月10日 10:30 来源:ca88亚洲城-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ca88亚洲城

  6月5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国家高端智库论坛“中美经贸摩擦问题与出路”研讨会在京召开。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学部主席团主席谢伏瞻主持会议,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研究员蔡昉等11位专家学者出席论坛并发表主旨演讲。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商务部等单位的有关专家学者及国内主流媒体代表150余人参加会议。

  经济全球化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研究员 蔡昉

  美国对中国及其他主要贸易伙伴大打贸易战,不仅是一种针对他国的霸凌行为,而且极大地危害着全球经贸秩序,造成巨大的负外部性,阻挡甚至逆转经济全球化。然而,无论是当今世界经济格局和大趋势,还是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以及第一大外汇储备国的中国因素,都注定了经济全球化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美国是经济全球化的重要参与者和获益者,所以,这种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国际关系中的霸凌行为不可能使美国“再次伟大”。

  一、世界经济格局多元化和发展中国家因素。

  当前这一轮经济全球化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广泛参与的全球化,以往从未有过。

  首先,国际贸易不再是东西之间、南北之间割裂下的发达国家内部贸易,而是不同发展水平国家之间依据比较优势进行的贸易。例如,高收入国家以中低收入国家为对象的出口比重,从1990年的12.9%提高到2017年的29.1%,进口则从14.8%提高到34.2%。

  其次,经济趋同现象第一次发生。1990—2017年,低收入国家、中等偏下收入国家和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的实际增长速度都显著高于高收入国家,中低收入国家占世界经济总量的比重,从22.0%提高到35.3%。中国在中低收入国家GDP总量的占比,则从9.9%提高到36.0%。

  美国和其他高收入国家也从全球化获益。资本密集型产品出口和对发展中国家的投资,使资本所有者赚得盆满钵满,但由于美国国内的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低收入者和中产阶级未能充分分享全球化的收益。

  美国将国内问题嫁祸于中国和其他贸易伙伴,是民粹主义、民族主义、保护主义,对其他国家和美国人民,有百害而无一利。

  二、中国作为世界经济发动机和稳定器。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1990年进入前十位经济体以后,中国以其巨幅及稳定的经济增量,对世界经济作出显著的贡献。1990年以后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的增量贡献超过了10%,而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这一贡献更是始终保持在30%左右。1990—2017年,如果没有中国经济及其增长,世界经济会损失0.43个百分点,即增长率会降低15.4%;2007—2017年,损失则会高达0.61个百分点,降低幅度可达25.6%。

  美国同样高度依赖世界经济。其制造贸易争端并不断升级,试图打击中国经济,阻挠中国的发展,必然会极大损害世界经济增长。同时,美国对世界经济造成的巨大负外部性,在伤害其他国家之后,终究会形成反向的影响,必然使美国经济反受其害。

  三、扩大改革开放:做好自己的事就是贡献全球。

  实际上,对于贸易战的升级,中国并非没有准备。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我们必须始终保持高度警惕,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鹅”事件,也要防范“灰犀牛”事件;既要有防范风险的先手,也要有应对和化解风险挑战的高招;既要打好防范和抵御风险的有准备之战,也要打好化险为夷、转危为机的战略主动战。

  美国一意孤行升级贸易争端,充其量就是“黑天鹅”和“灰犀牛”两种事件的组合,都在中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预判之中。所以,事态发展绝不会干扰中国的战略部署和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日程。

  放弃反制、坐以待毙并非面对对方挑起贸易战的通常做法,更不应当是中国作为发展中大国之所为。中国在维护全球规则和秩序、稳定世界经济方面的作为,都要靠坚持和扩大改革开放。从过去40年的经历,中国懂得,改革和开放都会带来真金白银甚至立竿见影的红利,即有助于提高潜在增长率。外部压力只会增强我们进一步改革开放的紧迫感。

  总的结论是:第一,美国破坏全球贸易秩序、伤害世界经济增长,乃至阻挡经济全球化不得人心。第二,美国不断升级贸易争端,会给世界经济带来破坏作用,不仅造成中美双方损失,也直接伤害其他发达国家、新兴经济体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第三,这种行径必然激起各国的反对,维护国际经贸秩序、制定国际经贸规则,发展中国家因素必将发挥重要作用。第四,中国不想战、不恋战、不怕战,以战反战是合理的做法。同时,做好自己的事情,推进改革,用改革红利稳定增长,用社会政策稳定民生,进一步对外开放,维护经济全球化。

  “美国吃亏论”:换了“马甲”的江湖叙事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学部委员、研究员 李扬

  早在两年前的美国大选期间,美国就有人就中美之间巨额贸易逆差发难,以“美国吃亏论”为号召,声称美国每年都要“输给中国5000亿美元”,“美国损失了数百万制造业岗位”,等等。就本质而论,“美国吃亏论”不过是十余年前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之时风靡一时的“全球经济失衡”概念的又一版本而已。当然,较之“全球经济失衡”概念,“美国吃亏论”少了几分书卷气,多了几分商业江湖的野性。

  将美国出现贸易赤字视为美国“吃亏”,本身就是弥天大谎。

  首先,国际经济学告诉我们:一国出现贸易逆差,意味着该国国民超出本国的生产能力,享受了更多的物质财富;由于享受了质量高、价格便宜的产品和劳务,该国国民的福利得到显著增进。

  其次,贸易赤字偶一为之,固然可以增进国民福祉,但若长期化,则对经济发展不利,因为该国最终必须实实在在地拿出本国的真金白银去平衡它。然而,此处所说的负作用,对美国并不适用,因为,美国用以交换别国财富的,只是其中央银行的纸质凭证,甚至用美国经济学家L.兰德尔·雷的说法,只是“在计算机上多敲了几下键盘”,充其量,只是在账本上增加了美国对这些国家的债务。

  再次,债务如果积累,对一国长期发展不利,因为债务国最终仍须拿出真金白银予以归还,而且还要带上孳息,这些都是对本国财富的扣除。然而,这一弊端不适用于美国,因为美国仍然可以用其央行的钞票或在其央行的计算机上多敲几下,去平衡其高达天文数字的对外债务。

  以上种种,恰如美国经济学家L.兰德尔·雷在当下风靡美国的《现代货币理论》中指出的:“整个世界被美国耍了两次:一次是美国用美元过度进口,另一次是美国用美元支付债务利息。”“美国向外国人支付的利息率和利润率极低,却因为持有国外投资的债权获得高额的利息和利润。”

  显然,要揭示“美国吃亏论”之谬,我们不仅要列举美国从长期贸易逆差中在实物层面获得的巨大好处,还要分析其货币金融体系对其实物层面的国民经济运行给予的支持,更要条分缕析揭示该国利用其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特殊地位,将其实体经济和货币金融体系彼此关联、相互支撑,并据以形成由其主导的全球经济金融治理体系,从中获得独一无二的超额利益。

  观察20世纪60年代以来的全球经济发展脉络,我们便能清晰地看到:美国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始终居于全球失衡的逆差一方;在失衡的顺差一方,不断变化的角色包括德国和日本,自70年代以后,先是亚洲“四小龙”,继而是亚洲“四小虎”,然后才是中国和石油输出国,渐次加入了该行列。因此,如果说全球失衡是“美国吃亏”的根源,那么,最重要的根源就在美国那里。“美国吃亏论”,是一个无知且隔断历史的判断。

  我们已经看到,美国出现贸易逆差并导致全球经济失衡,是全球经济运行的常态,而且调整失衡的过程也一直在进行。在纷繁复杂的调整机制中,改变汇率制度及调整汇率水平,始终居于核心地位。其作用如此之重要,以至于有学者以“武器”命名。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汇率作为“中心国家”对付他国之武器的事实,常常被一些装扮为公理的精致理论包裹着。这些理论演进的完整逻辑链条是:全球失衡引发经济冲突,经济冲突需要政策协调,协调过程受制于美元霸权,汇率是实现美元霸权的关键武器。因此,在中美贸易战持续升温的背景下,我们必须做好充分准备,防止贸易战演变成为以汇率战为中心的金融战。

  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内,美国将继续使用汇率武器来实现“美国优先”,这将迫使欧洲、日本和中国起而迎战,锤炼自身的“货币国策”。既然中美摩擦已经长期化、经常化,为安全计,我们必须尽快形成自己的“货币国策”。一方面,弱化可能到来的外部货币金融冲击;另一方面,管理好国内的金融风险,进而稳定国内经济。这显然对国内金融改革提出了更高也更为紧迫的要求。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ca88亚洲城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wxgzh.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