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微博平台

 首页 >> 经济学 >> 观点
企业年金,难堪养老保障第二支柱大任
2018年01月12日 16:23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梁发芾 字号

内容摘要:近日发布的《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7》指出,企业年金覆盖范围已经日渐固化,越来越难以担负起构建“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的重任。2014年 1月 1日起,中国开始实施企业年金、职业年金个人所得税递延纳税优惠政策,减轻参加企业年金计划职工的税收负担。参加企业年金的主力是国企,中央和地方有实力的国有大中型企业,尤其交通、通讯、能源、金融等垄断行业是企业年金的主力军,企业年金基金积累超亿元的行业全部集中在电力、石化、石油和电信等行业。垄断性国有企业凭借垄断地位,其企业员工的收入本身就高于普通企业,加上企业年金后,可预期的退休收入与普通企业员工的退休收入差距更为巨大。

关键词:企业年金;社保;养老保险;职工;费率;国企;福利;税收优惠;养老保障;收入

作者简介:

ca88亚洲城

  近日发布的《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7》指出,企业年金覆盖范围已经日渐固化,越来越难以担负起构建“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的重任。

  我国正在构建“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这种体系的大致轮廓是,以基本养老保险为第一支柱,企业年金为第二支柱,商业养老保险为第三支柱。现在的格局是,基本养老保险这个第一支柱一柱擎天,而企业年金和商业养老保险则是明显的短腿。这种格局加大了基本养老保险的压力,使其不堪重负,独木难支。

  根据《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参加企业年金的职工人数为2325万人,占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总人数的6.13%;有7.63万户企业建立了企业年金,仅占企业法人单位数量的0.35%。2016年建立企业年金的企业数和参加企业年金的职工人数比上年的增幅分别为1.12%和0.39%,均为近十年来最低值。而在企业年金覆盖的企业中,国有企业是主力军,民企占比不到1%。

  前些年被人们寄予厚望的企业年金,为什么这么不堪大任呢?

  主要是因为民企没有能力也没有积极性参与,国企有能力和积极性参与,但是在职工中的覆盖面很小。民企等参与率太低,主要原因是目前企业承担的社保费率太高。目前企业负担的法定社保费率,差不多接近企业工资总额的40%,其中的养老保险费占工资总额的20%。负担已经如此之高,要再让企业掏一笔钱为职工购买企业年金,很多企业没有这个能力。当然,除了能力之外,企业的意愿也不高。企业年金不是强制性的社会保险,而是一种自愿性的职工福利,是企业在市场竞争中为了吸引劳动者,奖励人才而实施的福利。目前就业形势严峻,劳动力并非供大于求,企业也没有太大的意愿通过年金争夺和酬劳劳动者。

  前些年有人撰文分析说,企业购买企业年金动力不足的根源在于缺少税收优惠。2014年1月1日起,中国开始实施企业年金、职业年金个人所得税递延纳税优惠政策,减轻参加企业年金计划职工的税收负担。个税递延政策是将年金于个人所得税前扣除,到未来领取的时候再根据那时的收入情况征收。一般来说,这是一种比较优惠的税政,对于高收入因而面临高边际税率的人群来说尤其如此。但是,税收优惠政策实行后,并未带来企业年金的大幅增加。与实行税收优惠政策之前的2013年相比,2016年购买年金的企业仅增加1万户,职工仅增加270万人。可见制约企业参与年金积极性的因素不在税收。

  目前的企业年金存在两个致命的弱点。第一个弱点是它的受益面很小,不具有普惠性。2016年的情况是,受益于企业年金的职工仅占参与职工养老保险人数的6.13%,仅占4.1亿城镇就业人员的5.6%。“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建设必须坚持普惠性,即受益面保障面要尽可能大,让尽可能多的人能够受益于这样一种保障措施,使它成为尽可能多的国民养老送终的保护伞、安全网。受益面仅仅是城镇职工总数5%,这样的企业年金根本起不到第二支柱的作用。

  它的另一个致命弱点是不公平,有劫贫济富的嫌疑,还使富有者更富有,加大了分配鸿沟。参加企业年金的主力是国企,中央和地方有实力的国有大中型企业,尤其交通、通讯、能源、金融等垄断行业是企业年金的主力军,企业年金基金积累超亿元的行业全部集中在电力、石化、石油和电信等行业。而且这些企业是在有关规定的最上限购买的,本应由个人出资的部分也由企业承担。由于这些企业的薪酬很高,占工资总额12%的年金是一笔巨大的福利。由于这些垄断企业的工资相当高,个人所得税的边际税率较高,而税前扣除因此省下一大笔税金,优惠力度更为巨大。所以,国企购买企业年金,既给职工送上巨大的福利,也免除了不菲的税收,使参与者双重受益。垄断性国有企业凭借垄断地位,其企业员工的收入本身就高于普通企业,加上企业年金后,可预期的退休收入与普通企业员工的退休收入差距更为巨大。垄断国企的垄断利润本来应上交国库,用于全体国民的福利,但是通过购买年金这种方式,通过税收优惠,成为企业从业者的福利,与国民福利无关。

  按照罗尔斯的正义理论,社会应该平等地分配各种利益;如果不能做到这点,那么,退而求其次,就要首先让处境最不幸的那群人能够得到更大的利益。这样就可以缩小而不是加大社会的不平等,这样的分配政策就是正义的。以此而论,养老保障体系的改革和完善,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处境最不利者的那部分人的利益。从企业年金来说,垄断国企通过这种方式使得职工的养老问题得到更好的保障,但是他们的境遇本来就是比较好或非常好的,如果没有这样的优惠政策,他们的养老问题也不是大问题,不应是社会公共政策需要首先重点解决的问题。养老问题最多,因而需要建立第二支柱予以切实关怀的,恰恰是那些收入低,就业单位效益不怎么好的这些人。现在的年金制度实际上倒了过来,处境不利者并未从第二支柱中得到任何好处,而处境优越的垄断企业则获得多重优惠,增加了福利。所以,这种公共政策很难说是正义的。

  那么,企业年金到底应该不应该搞,有什么办法能够走出目前这种局面呢?

  企业年金在发达国家尤其美国,作为养老保障的第二支柱,起到非常好的作用。但我国的企业年金如果按照目前这种格局看,是橘生淮北变为枳,发生了基因突变,丧失了社会养老保障的普惠性和公平性,只有极少数既得利益集团的人在那里自娱自乐,对于很多人来说毫无意义。如果让它能够起到真正的作用,最关键的是要降低目前过高的社保费率,给竞争性的普通企业进入留出空间。

  降低社保费率的前提,是社保要有比较充足的收入,有比较雄厚的储备和积累。一些学者建议,通过划拨国有资产,加强基金投资运营等增加社保基金收入,从而降低费率为购买年金提供空间;在此基础上,通过降低企业缴纳的强制性养老保险费率,并将个人缴纳费用的一部分转为个人负担的年金。经过这样的改造,第一支柱的压力得以缓解,而第二支柱的补充功能则得到扩展和加强。这种设想是不错的,但实行中到底能不能达到大幅增加社保收入进而降低企业社保缴费率,还是不太乐观的未知数。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wxgzh.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