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微博平台

 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契约视角下知识交易属性与大学组织特征的关系
2015年12月23日 09:58 来源:《高校教育管理》2015年第03期 作者:周守亮 字号

内容摘要:大学组织通过知识契约安排将各利益相关者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知识交易属性决定了知识契约形式,进而影响着各方行为。

关键词:大学组织;知识契约;交易属性;组织特征

作者简介:

ca88亚洲城

  摘  要:大学组织通过知识契约安排将各利益相关者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知识交易属性决定了知识契约形式,进而影响着各方行为。校方与各主体间的知识契约关系使大学组织具有控制松散性、二元权力结构、信任协作机制、组织边界模糊、协同创新等特征。大学的组织特征能够有效地抑制知识契约履约过程中存在的信息不对称、双边机会主义、要挟和协调成本过高等问题,组织治理更加依赖于信任、声誉和文化等非正式制度。适用不同知识交易属性的网络治理机制为大学治理提供了新思路。

  关键词:大学组织 知识契约 交易属性 组织特征

  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规划基金项目(11YJA880168);全国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教育部青年课题(EGA120363)

  知识经济时代,知识创新已成为推进社会经济发展的原动力,大学组织在知识创新中的主体地位日益凸显。世界各国均将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确立为增强国际竞争力的国家战略。一方面,教育资源全球竞争和知识协同创新需要大学组织更加关注知识信息高效互动;另一方面,组织内部的权利异化和结构失衡要求大学必须进一步弱化层级差异,基于信任与协同的高效知识价值链整合已经成为大学组织演进的新方向。组织边界模糊、权力结构松散、共同协商分散决策、资源整合协同创新等已成为大学组织的新特征。如何解释大学组织演化过程中组织特征间的内在联系,建立符合大学组织特征的治理模式与协同机制成为学术界热议的话题。

  大学组织特征研究是大学组织问题研究的逻辑起点。国内外学者针对大学组织的特殊性与复杂性提出了官僚模型、资源共享模型、政治模型、无政府模型和文化模型等[1-8]。然而,很多研究仅限于组织特征描述,忽略了知识创新、转移与应用在大学组织演化中的核心位置,没有在知识属性、流动环境与大学组织特征之间建立联系。近期,部分学者已经开始关注知识表现形式对大学组织模式的影响,说明知识的社会属性、类型、转移方式及交互影响是构筑大学组织治理模型的基础,也是研究大学内外部组织间关系的重要视角[9-10]。

  大学组织的目标和职能都需围绕着知识这一唯一载体来实现,知识创新并对知识进行转移与应用是大学教育行为的基本内涵。大学的各利益相关者嵌入在知识创新价值链中,知识的经济价值决定着大学的经济价值。大学不是使教师或者学生成为商品,而是使知识成为商品[11]。各利益主体与大学签订一系列正式或非正式的知识契约,并在知识契约的框架内进行知识的创造、转移和应用等活动。知识交易属性决定了知识契约的不同特点,并进一步诱发履约过程中的潜在问题和冲突。通过研究知识交易属性与大学组织特征之间的联系,在不完全契约理论(incomplete contract theory)的分析框架下考察大学知识交易属性的影响及知识契约关系的维度,说明大学组织特征是解决知识契约冲突、协调知识契约关系的重要机制。现代大学治理模式应遵循知识交易属性、适应组织特征、约束各方行为、融合各方诉求,最终实现知识创造与转移活动的高效完成。

  一、契约视角下大学组织特征演化

  大学知识是指从大学活动实践中所获得的认识和经验的总和。它既包括显性知识又包括隐性知识,其中隐性知识占主导地位。显性知识指那些可以通过编码,以文字、语言等方式表达出来的知识,此类知识储存和转移非常快速和方便,比如数学公式、组织制度、操作流程等;隐性知识是指那些不能够明确表达、只能意会的知识,学习者必须深入到知识传播的环境中,通过反复训练、体会、思考才能够掌握,特别是那些关于品德与价值观养成的知识。知识转移阻力、知识演化和不断扩大的知识需求规模这三个因素导致大学知识具有稀缺性[12]。另外,知识的排他性是可以通过技术和法律手段获得的①。因此,知识的稀缺性和排他性构成了知识交易的前提并使知识交易成为可能。

  知识能否被交易的问题一直存在分歧,其中争论的焦点是知识的定价机制,即供求双方能否制定一个协议价格。然而,大学组织中的知识交易属于公共服务范畴,推动知识的生产和扩散,大学知识属于基础和抽象知识,以隐性知识为主[13]。政府或社会中介机构能够通过补贴、限价和价格歧视、收益分享等方式协调大学知识的供求双方并制定可接受的交易价格,从而为大学知识交易提供了可行机制。基于契约视角,大学教育活动可以被理解为一种创造知识并对知识进行交易和应用的行为。选择某种教育就是选择了某种知识,学生、教师和企业等利益主体与大学通过签订一系列知识契约,形成不同类型的契约关系,并在契约框架内进行知识的传播、创造和应用。

  大学组织经过不断演化,为大学知识提供了良好的交易环境。其组织特征能够适应知识交易属性的客观要求,有效地抑制知识契约履行过程中问题的发生,妥善地协调各方利益诉求,维持各利益主体间长期、稳定的知识契约关系,进而提高知识交易效率(如图1)。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学生、教师、企业和政府等利益主体与大学间知识转移和创造的内容和方式在不断变化(比如更注重隐性知识学习),知识交易属性也在悄然发生转变。新的知识交易属性必然激发新的知识契约问题,从而影响大学组织特征演化的方向和路径,大学组织需要建立新的协调机制适应并满足新知识创造和转移的需要。大学组织治理需要通过知识契约履约过程中存在的新问题发现知识交易内容和属性的变化脉络,推动大学组织结构与关系进行同步调整,从而抑制或解决知识契约问题,保障知识创造和转移顺利进行。知识契约将大学的利益相关者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大学通过彼此间缔约关系的治理来实现互惠共赢,大学组织治理是为了促进和保障知识交易的有效进行。

  图1 契约视角下大学组织特征演化模型

  二、契约视角下大学知识交易属性分析

  (一)大学知识交易属性

  大学知识契约研究的前提是准确刻画大学知识交易属性,根据高汝熹和周波对知识交易的经济特征研究[14],可归纳知识交易的属性如下:

  第一,大学知识交易再投入。知识交易只能说明知识在交易双方之间转移,而不代表知识的成功获取。就像购买书籍和参加学习班,虽然消费方对知识支付了相关费用,但是知识的完全获得与消费者是否用功有关,知识消费方需要经历一个再学习的过程。学习投入的大小与知识的复杂程度和消费者的知识存量有关。大学知识多以隐性知识、复杂知识为主,消费方需要进行深入的学习和长时间的练习才能够实现知识获得。而对于一般商品来说,交易后的学习过程几乎可以忽略②。

  第二,大学知识交易效用不确定。即使知识消费者投入巨大的学习成本,但是知识交易的最终效果也不能够完全体现出来,这与知识吸收能力或个人禀赋相关③。原有知识结构和学习能力导致个体间的知识吸收能力相去甚远,相同的知识在不同人身上的效果存在巨大差异。而且,科技进步和知识扩散可能使所学的大学知识在未来的效用下降。所以,大学知识交易的效用是高度不确定的。由于无法准确评价知识的效用,消费者只能成为价格的接受者,知识交易存在“愿打愿挨”的现象。

  第三,大学知识交易信息不对称。由于大学知识很难被量化和物化,其内容容易在交易中被篡改或者没有被买方及时认知到。微小的篡改可能造成知识价值的大幅度下降,而知识内容的不认可会导致消费者不为所学的知识买单。因此,大学知识契约会产生双边机会主义行为④。双边机会主义行为将严重破坏交易基础,特有的组织结构和治理机制是抑制机会主义问题的重要保障。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ca88亚洲城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wxgzh.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