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微博平台

 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惩戒造成学生伤害事故,学校是否要担责? ——以某学生家长诉某中学案为例
2019年07月11日 11:18 来源:《中小学管理》2018年第8期 作者:申素平 周航 字号
关键词:学生伤害事故;学校惩戒;学校处分;正当程序;相当因果关系

内容摘要:学校惩戒既要保证惩戒的内容及依据合法、合理,又要保证惩戒程序符合正当要求。

关键词:学生伤害事故;学校惩戒;学校处分;正当程序;相当因果关系

作者简介:

ca88亚洲城

  作者简介:申素平、周航,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北京 100872

  内容提要:学校惩戒既要保证惩戒的内容及依据合法、合理,又要保证惩戒程序符合正当要求。学生因接受不了学校惩戒而出现伤害事故的,学校原则上不承担法律责任。但学校惩戒不当,且惩戒行为与学生伤害后果之间具有一定因果关系的,学校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这种因果关系的判断主要采取的是相当因果关系说。

  关 键 词:学生伤害事故 学校惩戒 学校处分 正当程序 相当因果关系

  标题注释:本成果受到北京教育法治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基地支持。

  中图分类号 G63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002-2384(2018)08-0052-04

  在学生伤害事故中,有些事故的发生与学校惩戒不当存在或多或少的关系。关于这类案件中学校是否要承担责任,一线教育管理者的认识还相当模糊。特别是,当学校的惩戒行为与学生伤害事故发生之间存在时空上的间隔性时,学校责任的认定更加困难。“李建青、宋宝宁诉湟川中学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是关于学生伤害事故纠纷的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之一,对于分析和处理因学校惩戒不当造成学生伤害事故的问题具有重要参考价值,也为学校如何惩戒违纪学生提供了借鉴。

  2005年11月8日下午,在参加学校组织的政治学科考试中,高二学生李某夹带纸条被监考老师发现,监考老师当即没收李某的纸条并责令其交卷。后监考老师将纸条及其试卷交至校教务处,校领导于当天下午认定李某作弊的事实成立,决定给予处理。次日上午9时,校政教处依《青海湟川中学关于考试纪律的规定》,给予李某记过处分,并将处分决定张贴于校园的公示栏。李某于10点多考完试后看到了张贴的处分决定,当时其班主任亦在场。而后李某找监考老师及政教处主任要求取消处分决定,未获同意。同日下午李某未到校参加考试,后被其母发现在家自缢身亡。李某父母李建青、宋宝宁遂以湟川中学错误的处分决定导致李某死亡为由,起诉至法院,要求学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湟川中学按照学校有关规定,针对李某的作弊行为作出处分决定,其行为并无不当;该处分决定虽有瑕疵,但与李某自缢身亡无直接因果关系,故湟川中学不应对李某自杀身亡的后果承担赔偿责任。

  李建青、宋宝宁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其主要理由是:(1)李某夹带的纸条与考试内容无直接关系,不应被认定为作弊;(2)湟川中学将处分决定张贴于校园公示栏内的行为主观随意,构成违法;(3)湟川中学对李某作出处分决定后,违反相关规定,剥夺了李某的申辩权;(4)李某于处分当日下午未到校参加考试,湟川中学没有及时与家长联系,没有尽到相应的注意义务;(5)湟川中学在处分李某的过程中,处理简单草率,违反工作要求,未遵循相关的程序规定;(6)李某的死亡与湟川中学的错误处理决定之间存在着必然的因果关系,湟川中学应当对其过错行为承担赔偿责任。

  二审法院认为:(1)在考试中只要考生有夹带、偷看、传递纸条的行为就构成作弊,并不以作弊是否得逞、纸条内容是否与试题有关作为构成要件,故湟川中学认定李某作弊,具有充分的事实依据。(2)湟川中学对李某作出的处分决定,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以下简称《教育法》)第28条(2015年《教育法》修订后为第29条)规定的学校自治权。湟川中学将处分决定的张贴范围仅限于校园之内,并未扩大公布范围,亦不违反该校制定的考试纪律。因此,湟川中学张贴处分决定的行为并无不当。(3)李某在见到学校公布的处分决定后,即向学校提出了撤销处分的申请,行使了申辩权。(4)学生放学回家后应由家长进行管理,对于正常离校回家的学生,学校无法预见到会发生什么样的危险。故对于李某当日未到校参加考试,湟川中学不存在未尽合理注意义务的过错。(5)按照湟川中学的相关规定,对违纪学生的处分决定,经校政教处调查落实后,需报请校务会批准。而湟川中学在对李某作出处分决定前既未对当事人即李某本人进行调查核实,听取李某的陈述,也未将处分决定报校务会批准。虽然湟川中学关于李某的处分决定在实质上并无不当,但其工作方法确实存在简单、草率、不规范的问题,也违反了其自行制定的工作要求。另外,根据《中小学德育工作规程》第27条的规定,学校对学生作出的处分决定应当通知学生家长。湟川中学也认可该校正式的处分决定是一式三份,由学校、班主任、家长各持一份。然而本案中,湟川中学未将关于李某的处分决定及时通知其家长。(6)从根本上讲,对学生的处分也是教育手段,而不是简单的惩罚。只有在充分考虑受处分学生的心理素质,针对其实际情况进行教育、疏导的基础上,处分手段才能真正发挥教育作用,才能避免可能发生的悲剧。然而本案中,湟川中学仅仅为了追求惩戒的时效性,没有充分考虑李某的心理承受能力,且没有按照规定将处分决定及时通知李某的家长,使李某家长没有机会针对李某及时进行引导和教育,丧失了避免本案悲剧发生的可能。故湟川中学违反工作程序的处分行为与李某的死亡具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因此,判令学校承担20%的赔偿责任。[1]’

  根据侵权理论,构成一般侵权行为,必须满足四项要件:(1)存在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不法行为,包括作为与不作为;(2)存在主观上的过错,包括故意或过失;(3)造成他人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客观事实,且这一受侵害的事实足以引起法律介入;(4)侵权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学校处分是否存在过错,学校处分行为与李某自杀之间是否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以及学校需要承担多大的责任。

  1.学校处分是否存在过错?

  要判断学校的处分行为是否存在过错,要考虑以下几个要素:(1)学校是否具有处分权?(2)学校处分的依据是否明确、合法?(3)学校的处分是否与学生的过错大小相适应?(4)学校处分的程序是否正当、合理?

  其一,学校具有适当惩戒权,处分之依据合理合法。

  在学校是否享有惩戒权上,尽管存在异议,但教育史的实践已经证明了必要的惩戒对于学生成长与教育事业建设的重要性。我国教育法律也赋予了学校适当的惩戒权。依据《教育法》之规定,学校对受教育者有实施奖励或者处分的权利。同时,学校也享有依据章程实施自主管理与组织教育教学活动的权利。对于学校而言,组织考试并制定相应的规章制度是其组织教育教学活动必不可少的部分,也属于其法定权利。本案中,李某明知夹带纸条为考场纪律所不允许,仍夹带载有与考试科目相关内容的纸条进入考场,其行为违反了学校制定的考试纪律。《国家教育考试违规处理办法》第六条列举了八种考试作弊行为,第一项即是携带与考试内容相关的材料。本案虽非发生在国家考试中,也应作同一解释。针对李某的违纪行为,湟川中学以作弊给予其记过处分并无不当。学校将处分决定张贴在校园内,本质上属于违纪行为的事实呈现,在性质上属于事实行为,不构成对学生权益的侵犯。

  从判决中可以看出,尽管申辩权本身兼具实体性与程序性双重性质,但司法适用中为保证学校一定的自治权,法院恪守司法的谦抑性,主要进行程序性审查,从而尽可能减少对学校在教育管理领域内专业判断的直接干预。这种程序性审查,主要是考量学校在程序上是否给予了被处分人申辩的机会与渠道,至于申辩是否导致处分决定被撤销则不在审查范围内。因此,当学校在程序上保障了学生申辩权与申诉权等权利的行使时,一般不会被认为存在过错。

作者简介

姓名:申素平 周航 工作单位: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ca88亚洲城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wxgzh.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