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微博平台

 首页 >> 读书 >> 副刊
如何分析刺绣中的染料及颜色
2017年08月14日 10:48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来自敦煌的巨幅刺绣在大英博物馆修复中会面临哪些问题与新的发现?目前,大英博物馆高级织物修复师Monique和织物修复师Hannah在直播时提出,研究刺绣中的染料在修复过程中有着重要的作用。

关键词:刺绣;大英博物馆;染料;修复;敦煌

作者简介:

ca88亚洲城

  来自敦煌的巨幅刺绣在大英博物馆修复中会面临哪些问题与新的发现?

  大英博物馆“斯坦因密室”内藏有一件敦煌藏经洞出土的巨幅刺绣《释迦牟尼灵鹫山说法图》(国内专家称应为《凉州瑞像图》)。近期大英博物馆正在重新评估它目前的状况,做一些必要的修复,并将修复过程制作成视频“修复‘灵鹫山’”(Conserving Vulture Peak),每周播出。

  在第四集中,修复师们和博物馆科学部的员工一起分析了刺绣中的染料。

  “澎湃新闻·古代艺术”(www.thepaper.cn)将陆续编译每集视频,展现难得一见的文物修复过程。本文文首的视频为第四集。

  敦煌藏经洞出土的这一唐代巨幅刺绣是英籍匈牙利探险家与学者斯坦因盗买带出中国,于1919年入藏大英博物馆。

  目前,大英博物馆高级织物修复师Monique和织物修复师Hannah在直播时提出,研究刺绣中的染料在修复过程中有着重要的作用。她们怀疑今天我们所看到的这幅刺绣,在某些区域的染料被改变过,有些区域曾出现大面积褪色。她们认为,通过一些染料的分析,也许可以帮助我们发现其中的一些改变,比如现在所能看到的浅褐色部分原本也许是浅红色的。

  对于染料分析,大英博物馆的修复师们采用的鉴定方法是一种破坏性技术,所以每种颜色都需要截取大约0.5厘米长的纤维样本。修复师们表示,因为是破坏性的方式,所以需要对此非常小心。“采用这种方式是否合适我们也和馆长进行了讨论。总之 我觉得采用这种方法对我们了解这件刺绣的作用,要远大于这一小部分样本的牺牲,”修复师Monique在直播时说道。

  来自大英博物馆科学研究部的博士后研究员Diego Tamburini,主要任务是分析纺织品文物中的有机染料。他说道,如今我们的衣服上用的染料都是合成的,古代的人们使用天然的物质制成染料,用来染他们的衣服和创作艺术品。

  同时,Diego还介绍了大英博物馆是如何建立参考藏品资料库。“每当我们观察一件从特定的地区过来的样品时,我们需要把它和我们已有合适的参考样品匹配起来”,经手过许多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种类的文物的Diego还说:“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甚至还派人去实地采样,以便回来和结果比对。”通过一小部分的大英博物馆的参考藏品,研究人员需要把它和馆内已有合适的参考样品匹配起来,把从刺绣上提取很小的一部分纤维放在两片载玻片之间,贴上标签后,在高倍显微镜下观察这些纤维。研究员认为显微观察技术已经为染色技术提供了重要信息,有助于了解这些丝线究竟是一层一层染的还是一起染的,以及是否采用了混合染色剂。

  观察过后的下一步就是分离这些纤维,将这些纤维放进一些小瓶子中,并从中提取染料。首先要做的是在小瓶里加入200微升混合溶剂,以及加入一点点草酸。(草酸是一种介质 ,能够打破染料分子和纤维之间的粘连。)随后把这些样本放在加热器里,大约在80度的环境下呆15分钟,加快萃取反应。15分钟过后,研究员将它们取出放在氮气里干燥,为了去除酸和丙酮。而将溶液中的溶剂蒸发,大约需要一个小时。在整个萃取过程的最后一步中,染料分子也已经分散在整个溶液中。

  研究员Diego采用高压液相色谱质谱分析法分析最后萃取出的溶液。染料分子在机器里被分离后,得到的结果是一张图表。这张图表也被称做色谱图,图表上显示了不同时代的不同峰值,每一个峰值对应一个分子。研究员通过样本中得到的峰值和原先的参考数据库中的峰值进行对比后,得到一些信息。例如刺绣中的一种红色更像是从茜草而不是胭脂虫里提取出来的,又或是某种黄色是从哪株植物中提取出来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ca88亚洲城 (责编:吴屹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wxgzh.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