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IF``C    $.' ",#(7),01444'9=82<.342C  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B!1A"Qa2q#BRb$3Ccr%S&4'!1A"2Qa#3Bq ?ENJU505qeC!#[! Wv՟EsXI'~ a;BGagH{Ճ'K}U WXc.O2fPsN%xP$v<⬷?kkϼk`8 dU#Ss> sJS.LsM]-_Mdݷ"m",Lg9㭢jRY]\~H$vޱbڶm'lr;ꋴA"Xo` gbv0Hv8c5hcuq^uY)ATD{z20y3S H|R G>  bO NsRâ5P$)Y|#EI"AH9;W2-5+!.OD##9`tlTA0QM+S~A\^Ռ$<%Li:[ȔuS~[rqDklft\f\]1VVv}hRX8]H¡#5yʍ$o+ Be,b9vĿQ:nh r_\4"-2%Fx:;BAޅ֤LHqw|Ŷ7Қ2Ep)Z؆cﺝ\+ gJ&bɟz<7ڈI'޻C7R@M:WB(Ni:s@d4IEe&Me&w<9WRd!u: +\3TqΖƣ}b@kX(i5 ŪBU&8ϿjQ"f)ށ.sGjrBYAڪ@Ie?pAEc[Ղ:Q2śLB~H2RTŇ DOq{V2juzq6Y1W+oڪ+2IR+$}jsZLX.h\WhZIIc=ZqXfqV7sb <<7G[MF9Ta~TnEX(#8+КCNY:g޶#^vcRO*ԹSV >C=yeh|5(GE~G <mBT[r;t=QGk#1 rzV=mG("nQJ[q\h!e.ʓ ֱS'X w @4AYSKm$kRAXGJpj/,N=OW(>KȮb$K̪?:ޑov 峜8^1QB[4 ݖ5gWm= 3 s5"̣=h킫sm,դvРY%<K63N  +bX@XM7wZڊvrk;PؾIرJC&v #C3Mj bpk(6]Ae(-t-5d;]<*ڋ"TԶx>R;#OCRR%6=s]-~B`dּ ?vx5sZ*ol")c5^:% ~f8%+ Q|eyWiU s`gS_,vؓEiһ]0 1yY#߁Ry*AZDk۵HX#>yB"ңW$vFb_C],0!Wzr<1e5nݘ3"/+k16?pT"$gn`Cdzkc<V.î[[CLjy ס<4yȹǵP'hdee {Čv ^e5XՌ 8^<ТEbj"x qW9Og^ Il2#٪{Ի 8|.fV8?-^qhJnS>9e㟈%HM6עiVi& -< =}/mnrM[FKTd㸯Y8ﭕ㜚%ZbN>YHNX~U:*UsWa m~)eO:5=}T) ݻsF#+}H*Tsm/ Ԡ'nzһWk[)}8R2Wp5u5/a]8qTvG~گWQ1lz dS-®EB:DG3z(6sq&4#ll->JL\FiAXP$;X&Oގv uܞ%Če]dL^2m+M[SJqUGLЗ~"ڄ`ez9ۆ dج ;ږ"Ƞn!#c!W<_i!Yナ?S+fxȨT^qν/W)M^yy汤ΌN9cu!.Q*2,w2#DiVVVw`vvpS.fvy,s"c^eNWI|ee 3(E?KG$O)x84',4iT䎴_48"}R!qyTIPqM=j"hش?7PLπ+4ԍB=$V09a/Q]& @~S;4<M*O<ԃNF0>9vÚ[ "=rוw~t yB‘1q~;\5,z=aБAR~qAGc pOޓk/&AK-!aP^j{v#eb:}G@qi4+!-ڋnx7gQ2+z)}>j"qkO~FHǷ$iӵpwT `Q&Wj3’VvT$o|;x@޾Xΰml`[a90Mc`S>аzu\^Xn&~$o9m9=N0{SBw'1(G`HJڶ :D ڻ(GrXsiӂUvWNՊXEqʴ_@*N8lfĥ8B2M69B4!1DT6TSOu1v%ـqVW U4⫉5ϞM3ńe|S⛛VV=X xYns1Vu[/=?IT/5EW?p)Oe\$ 7q\R{uZ ;K>ӭ/ET##sbicK@j,xq곹i$qXJTu;:U6H1Dy1s;0Dl*m޵"[$RbdmOqp$b݀+tA7VJ'$x9t Q/xvT AW 沅>ZbxS*?irr 3A2ObjD\tbm=}s(qhGϽ*pdz\}5 T}?`J8?WOj?~kja8!"z59IgM-/^96t;R*`HTxNOWz9R+м-+ؚim=N\Hva!UsRUG9Tbx]ZS~jdu ]''ڱA2jd^D^YHAun'S5dxc,2`I-w\/\pޑjZ4&zE$易ICˡK8i+vԢ陾X$еo6گ#y0I qt|{SD'@Gz8@'h؎tk2/PqX9I~33P4lhqvnFqּ[k-HP`B h&u7PyRJ6<h^#3Na7wzַKg+qdתH^5X`+'c4@'Dr+gsGr(k[PNNdc}=޽>H?Lx1qrx@UsoXץ4z'iK kq9\_(.oUU{#ZsD5p95)}`ltAݟ̑TOE^IJJ6*9է.#C&짳jÑnxma)oXmaG5NQcK ooaJ⑋&wco5;67^PqfU\ (>O;RD9U9v?𥡛X )cפX\?{n]8^PnBkkI#.{ױ῏cpA 5׌3NWbzTdmޛ >e}ԇZ'P:;il܊9Τ5 {;#=Wjq_cnڵ}ZHTy̷wjhK-JAE\:[hWFe= A TϩFr:gj 6䟵Eb^}-ݰ 5{O=(e޽"E8SEx8Ԡڸef-ѩQz7$pKL(iWnOc?j٭XynT+V(}>@[(.A${~ pb1!rbkZjN•20(kw 溂̇{/=inVLWk]V8O B!f$n:6Wr nf)/5o8#Mu5|= v HO(>>*4ǿ<]ăڽ\r$*ƐGmRucCjvq'sk|WPyl|0_Ap嚲-"qICKb(]m/"=T!渘awSo c`瞸,zshW!$&X{q1X.`8@ZD8%aA99î95渘݊0a[97HF=5%@7.M`X^FeX 5k Dbͬ[w"sXP<=k ˏ%^d?NYļ*V(ilVU[g++}MN$,z\9PsjH΢ΞI1g<֘[zP6fPA;=AY?J 8udPoֹ?'ғO+ qnS1JyS'={, wQI}T4u_* j{V ԏʚr@wo38ɭ, Fz`8vpF~*{|+f2L =HSI`uRDX+F$s?T|W佳yS)=5$ :<º̚eg8]KYt9~.Ѥ70 .g"hBJj®o<1ogZrӮn73"a][ýy]DIչV"-ou+?d̏[)Vh4ZF@q`feW|RX[|UBpqH/c:Îk$ b#a[GR?9b݈wnU"Q==źO'A{W,pG76O&,\NOz]C:Hj&co2\+k|G yҮKq6*4P7$ɛCD?ú:}ǖ@' {'*ˎ֟G91)/ĚNfm0@>On>kƾO^3}ylph%+yHw{s*ԗ(54pkRm @&Dw=uOs+G a}ꐍk~#q@ARƼ.Hʼn6ׯ(khdsU&dx[?Z5< xql^GiL.u3{{VJٽA-."y N5S;?⤵$e+Z,|=jwCX4- vYt%;?N?[{Sué<^}onFMMwp˦0 p"cGۥhqAoEn>f8N}&jC޺:=N-T;AsX]>,!Synͧ0Up6 >܎bP Fm;Qn-(TM2'=#ԣt;RlVQI㷂Tj\3 {T-3O=nA"2ͥ[31ktx#rBkS$Cp~T42G#5IJ}ldOޅhm$5ij2I1! ?J Z1׉KwڼkΝLr5뚄^|nku-c"+BRmDzҶnF,o|d^;\sJ$cwݯM5S@Ȫ-XNgih%u,gk]}R/-Rn5{d s Z_(zokÑ1`6ϪI^XI*=.~ڋ&)橏?QDM$KI/k~yK6v^hva]`3H;sS * \[ӓץNr4leOj4Y =E($ PѽF='GXԞ*'k%쒹?J/,thAE:1iZNcL8 Cw 0ՊDoʛU<9:LvʼZLb#Q@9iBv  xO!̵PRX1w(Vl|$DZolj TO/JSicvJlhUhhr9Z%öjUxYY[)XoĘ'~ÚGd?HPui<\?oj,7GJ !2H\ج5+$xF\$X 5?9o7qV ͧGޑXhEʴy];Sm,oɠeö]Ȑ9r1э5c:!=J[px=Zb„x7>DэЫfmjXFɓJn΁W\uY4WFݎ94KQU]yʿ ܯYK1E۞5 wmw x+XJ#ܒMRBw[< u.o)ڢRh#q"QDg,**9nBB}w$Mp&t~C+dM ^5H[pd_ޭNG .'nrpjCb1C”1 6,H9sf͊,{zW=^]Ϫ@ݏzQC'QjLm~4$eqȦsX[KÀh*RW NsR5$R2:áY^-t"0[/Ԟi(cqQѫd )=zf41ZCXC 榶{Hj4D:>ɬ:t?`#ynX5nmJYr 7*$,G-yN{d£'I2GOhXmHp};Mp[`ݳC][XFn [<SJ&y3zGMJSzƼ4:;AJtg\-[Z̧ۢ ~ ݼ0ȸOWqL53tP\P:w%tltlfiCqү .XF#yUfxAC!&3B68-k06OP3Lb!g5 ^֣n,L`U0 4<OLi2\)U̝GTJqO14\P Mp[;T77JTF#rhH뚜(X UOCy"-' fM6\slNK4n 9 qCI‰QMA*sꧣh>+CZOꭏ2,> xC:48}^]Ir"iC;Is],0:<s8gv8".s%䄝k:HX6= fJ$'BC+*ۏ_ֲ Wched887sqk\1#!j.E%*krkR d 75!@N70A8h;5Ӊb!cO4އP"i6Z7Rɱ_G^K>Ogк%f0F1L$E^cw5Lffo妆_]#`l>Dd{|y@glS$/LcÎ*^mUWhݻwKxU?Ŭ,3"D,6GOA6vsj]߯=4݉-]}zp+fw}.yeIxi7%a ÷3q^ UXs'o1d W|3s*kt=;yGhs S҂PgJ] q ((u(\ `|WI+j\ A\1xץKiNGf.! Ns`yVNO\;Y /\ ֮ ~kr9Y}39)^^_gEmVTy*,mx}Y^k# יL֒#BvYs䕶_&6nhH߃@lyqݚWe>nڠ|D I(TAh_y5ч͗qtoQ QHI u"O#UsD6kp/Y[2&~޲82nIQq&9"E5 ݮ9^DNVru47 nzTr^GwdU+3 3R. 4CEtRI2Ir Ҍ5dQC3Y<# Kr,͊6 ImnT f*= ۍZ%e`:iu © ^`弁;ƸXWxoJ+3:)rHÎZ>ȇ݅ջF=3ܹ?kȕ{B؍rj]լq+L
 首页 >> 文联
此乃宁波集美之地 ——专访宁波市文联副主席、宁波美术馆馆长韩利诚
2019年04月15日 10:31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张亚萌 字号
关键词:艺术;美术;展览

内容摘要:著名建筑师王澍设计的宁波美术馆建筑,已经成为宁波“网红”拍照地,它搭建起一艘连接古今、交融中西的艺术巨轮。

关键词:艺术;美术;展览

作者简介:

ca88޳

    著名建筑师王澍设计的宁波美术馆建筑,已经成为宁波“网红”拍照地,它搭建起一艘连接古今、交融中西的艺术巨轮,静静停泊在老外滩——宁波美术馆作为千年古城的审美象征,拥有独属于港口的艺术气息。与20多个国家的美术馆结成姊妹馆,每年举办十多场涉外艺术展,即将承办第13届全国美展综合材料绘画展——宁波美术馆也被业界公认为全国外向度最高的美术馆之一。美术馆归属宁波市文联,在宁波市文联副主席、宁波美术馆馆长韩利诚看来,这让它多了一些“特殊性” 。

  记者:作为宁波市文联直属单位,宁波美术馆在全国美术馆业界也很特殊,具体而言,处在文联系统中的宁波美术馆,有哪些优势与特色?

  韩利诚:文联是文艺界名流荟萃的组织,成员广泛、专业权威。文联在促进文化艺术发展方面具有强大优势,能够把工作触角延伸到各类文艺团体和不同门类的文艺领域去,在组织上具有网络性,对各类人才能够发挥整合作用,在国际交往中更有优势。作为宁波市文联直属机构,美术馆就不仅仅是一座文化场馆设施,它依托文联的这些优势,成为了与国内外艺术家展示创作成果、艺术交流和学术探讨的出色平台与阵地。

  记者:作为全国外向度最高的美术馆之一,在与国外美术馆联合办展方面,宁波美术馆有哪些经验?

  韩利诚:建馆十几年来,我们通过持续推进艺术家工作室计划,策划引进国外高品质展览,以及积极引导本土艺术“走出去”等措施,对外交流工作开展扎实,在欧美等国家的艺术界具有一定影响力。当然,美术馆具有的这种高外向度,是基于宁波市作为国家重要的对外开放门户和窗口城市这一定位的。

  经过十多年与国外美术馆联合办展的实践,我们的经验是,首先美术馆展览策划者必须具有广阔的国际视野,能够把握国际美术走向,这样才能在联合办展过程中,既能引进好的展览,向国内介绍国际艺术家的最新创作成果,也可以向外展示彰显中国特色、富有中国气派、体现民族精神、具有国际水准的优秀作品。其次,美术馆要有丰富的、优质的藏品资源,因为美术馆的对外交流合作就是美术馆彼此间将自己所具有的资源提供给对方的交流过程。另外,我们建立了国际策展人制度,比如我们每年举办的中东欧艺术展,国外艺术家作品的征集,就是美术馆欧洲区策展人在负责,国际策展人保持了双方交流的畅通。这一制度也是我们这些年涉外展顺利举办的重要保障。

  记者:“驻馆艺术家”是宁波美术馆很有特色的项目,馆方是如何选择艺术家的?他们驻馆时间有多长?他们会在馆内进行哪些创作或研究工作?成果会以什么形式呈现?

  韩利诚:宁波美术馆艺术家工作室成立于2006年。我们通过英文网站常年向全球招募艺术家,每年4位。这个过程,首先由艺术家提出申请,经审核批准后进驻。美术馆设有对外事务部,负责馆英文网站的运行以及国际艺术家进驻资料翻译等工作。

  艺术家入驻后,将进行为期3个月左右的艺术创作活动,他们深入宁波考察自然风光、文化遗存以获取创作灵感。十多年来,先后有40多位来自美国、俄罗斯、加拿大、德国、法国、英国等国的艺术家入驻。这些艺术家在进驻期间,还举办“开放日” ,与宁波的艺术家和群众进行交流、座谈,有的还与老师或学生进行联合创作,美术馆也都会组织他们赴市内各大高校举办讲座。这种互动,给宁波艺术界增添了一种全新的活力,大大促进了宁波文化与世界文化的交流,扩大了宁波的知名度和影响力。驻馆结束后,美术馆都会为他们举办成果展,并邀请市内外媒体对艺术家进行采访、推介;我们也会遴选佳作予以收藏,至今收藏了近百幅作品。

  记者:目前有多少馆藏作品?主要以哪些门类为主?

  韩利诚:美术馆目前馆藏作品近5000件,根据全国美术馆藏品普查的328家公立美术馆统计,我馆是全国拥有藏品4000件以上的22家之一。藏品种类涉及中国画、油画、版画、雕塑、水彩、综合材料绘画、漆画等20余个大类,藏品门类比较全面,质量也较高。

  我们始终坚持以收藏当代宁波籍艺术家作品为主线,兼顾浙江省艺术家,有计划、有步骤地向全国乃至国际进行涉猎收藏。下一步,我们将继续梳理宁波籍艺术家的作品并适时收藏,并将按我们的既定思路,把范围扩大至全省、全国艺术名家作品。

  记者:由王澍先生设计的美术馆建筑非常有特色,您能否为公众介绍一下,馆内外特别值得关注的“风景” ?美术馆是否会结合建筑来做某些展览的展陈设计与视觉规划?

  韩利诚:宁波美术馆是王澍先生的代表作之一,是在原宁波轮船码头航运大楼的基础上改建而来的。美术馆的建筑之美获得了广泛认同。单说上台广场和主体建筑之间的那条夹道,其构思就别具匠心:它在中间起坡,坡的最高点使得站在夹道两端的人彼此看不见。无论从哪端开始走过这条坡道,都让人不能不去注意自身周边环境,一条夹道即引发路过的人对建筑的关注,我们可以说它是有生命的,时刻准备着以不同的方式表现它的存在和美。当然,更多的人比较喜欢主体二层外围的环廊,内层一百多扇高8米的杉木门板,三米间隔一根的高大钢柱形成钢柱围网,置身其中,总会勾起大家遐思,有时不禁让人感到自身的渺小,更多的时候是让我们的心能够安静下来。其实美术馆内部景致也别有洞天,因为在办公区,所以这部分很少被观众熟知:这其中有个内庭,庭中栽有竹子等植物,里面还能上到原航运大楼的信号塔,登塔远望,仿佛往日宁波人由此出发前往上海和舟山等地时的繁忙景象浮现眼前,余秋雨先生登此塔楼曾叹:此乃宁波集美之地。这栋建筑可说的地方太多了。目前,我们主要是使用美术馆建筑的内部空间来进行展陈设计,特别是一些装置展,很好地利用了美术馆内部空间的主要构成要素。美术馆二楼的展厅空间比较大,国内外众多艺术家十分钟爱这样的展场,例如,我们在2015年12月举办了一场名为“声音的绘画”的法国当代艺术展,展览作者是艺术家组合LLND,作者将美术馆3号厅高达8米的白色展墙作为投影背景墙来完成作品展示。2017年第15届亚洲艺术节的开幕展览“万象复观——亚洲艺术邀请展” ,众多装置作品亮相,特别是来自印尼万隆的三人艺术组合特罗拉马(Tromarama )的装置作品《私人骚乱》 ,由187个油彩模板围成圆柱形,高度达到9米,作品搭建完成后效果非常震撼,没有合适的场地是无法取得这样的展示效果的。

  将美术馆的整体建筑作为其中某个展示元素的展览,我们没有做过。但是美术馆这个外部空间经常被使用,比如韩国艺术家金光石( Kim Kwang Suk )的装置作品《契合》 ,就永久地在美术馆上台广场展示。2009年作品选址的时候,我们是经过精心筛选的。场馆主体建筑、广场、树木、街道等,与这件装置作品相互配合,彼此成为展陈中的背景元素。目前,美术馆建筑外形更多地是成为宁波美术馆的形象标志出现在各类视觉媒体和艺术衍生品上,有时也成为宁波文化旅游的重要代表符号之一。

  记者:您能否透露,今年宁波美术馆还会有哪些重磅展览?

  韩利诚:今年美术馆要举办几个大展。首先是承办好第13届全国美展综合材料绘画展区的展览,这是宁波历史上首次举办全国美展的分展区展览。其次还有佛罗伦萨双年展宁波设计展、中东欧微电影动漫展、环太平洋国家艺术展、新中国成立70周年宁波市重大主题美术创作作品展,以及黄胄艺术展、韩天衡艺术展等。

 

作者简介

姓名:张亚萌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