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微博平台

 首页 >> 文学 >> 笔会
中国传统书法与书论
2018年06月27日 15:19 来源:文艺报 作者:成 杰 字号
关键词:书法;书家;创作;艺术;书法艺术

内容摘要:中国古代书法史观以“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元明尚态”(梁巘《评书帖》)的理论表述最为经典,且不论这样的论断是否符合历史的本来面目,至少表明在漫长的书法演进史中历代书家是“各领风骚”。

关键词:书法;书家;创作;艺术;书法艺术

作者简介:

ca88亚洲城

  一

  中国古代书法史观以“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元明尚态”(梁巘《评书帖》)的理论表述最为经典,且不论这样的论断是否符合历史的本来面目,至少表明在漫长的书法演进史中历代书家是“各领风骚”。面对前贤创就的经典,后代书家钻坚仰高,务求出新。由此,书法的传承(熟)与出新(生)成为古代书论中引人关注的焦点。“生”与“熟”,作为古代书论的一对重要范畴,是对书法创作规律的重要总结。通过对“生”“熟”范畴的分析及其勾连出的一系列反映不同书艺风格的范畴,可以加深我们对“生”“熟”范畴丰富内涵的理解,领略书法艺术的技巧风格、形式结构、情境创造与节奏张弛。

  古代书法强调技巧性,“熟”是工夫。汉魏南北朝时期,当时的书论总是以“熟”赞美书家。东晋王羲之《笔势论十二章》云:“夫作字之势……在乎精熟寻察,然后下笔。”这是从具体运笔的熟练程度来谈的。南朝羊欣《采古来能书人名》评卫觊:“善草及古文,略尽其妙。草体微瘦,而笔迹精熟。”又评张芝书法云:“善草书,精劲绝伦。家之衣帛,必先书而后练;临池学书,池水尽墨。”结合二者评论看,“精熟”仍是属于诸如“临池学书,池水尽墨”之类强调书写应技巧熟练的范畴。

  唐代是古代书法发展的重要阶段,尤其是楷书扬弃了一切不规范的东西,使其书法形式达至高度的程式化,成为后世书家效法的榜样。但是,过于尚法也有消极的一面,一种艺术风格一再被模仿,就会趋于僵化。故此,唐代很多有卓识的书法理论家表达了担忧,强调书家应突破法的禁锢,而“熟”作为尚法的自然结果也就遭到质疑。张怀瓘《文字论》最先以“不师古法”的立论发起了对书法之“熟”的反动,其后窦蒙的《述书赋》释“熟”为“过犹不及曰熟”,“精熟”已于此时变成了负面评价。此后书论中出现了“媚熟”“滑熟”“烂熟”“软熟”等趋于贬义的范畴。艺术对“熟”的过分推崇,使熟流于滑,趋于俗。因此唐代以后书家对“熟”保留着戒心:“柔媚圆熟,非不能也,耻而不为也。”(朱长文《续书断》)清代刘熙载《艺概》云:“书家同一尚熟,而熟有精、粗、深、浅之别……自世以轻俗滑易当之,而真熟亡矣。”可谓是从正反两方面对“熟”范畴内涵作了历史总结。

  谈及书论之“生”范畴,则不得不提到明代的董其昌,董其昌“字须熟后生”的立论影响深远,研究者多从书法史学、风格理想以及笔法上逐一分析。笔者认为,就董氏“熟后生”理论看,其最大贡献是由此确立了“生”范畴真正的美学价值,使得“生”正式作为审美范畴进入书论,美学意义上的“生”范畴只能辩证地与“熟”相依而存在,此前书论中的“生”仅具有书写技巧层面的价值,而“熟”范畴具有相对独立的美学价值。“生”纠缠于“熟”而具有了独特的艺术内涵,也大大拓展了“熟”范畴的美学表现力,正所谓是“用生为熟,熟乃可贵”(刘熙载《艺概》)。传统书法创作中,张旭酣醉后“挥毫落纸如云烟”,恰是这样的草书“变动犹鬼神,不可端倪”,熟中有生。“醉来信手两三行,醒后却书书不得”(怀素语),这种极度熟练之后的“无法而法”,创造了新的艺术形式,“熟”的极致恰恰蕴含着“生”之萌芽。从历史的眼光看,艺术传统的生命力是在发展中形成的,以熟知的“晋人书取韵,唐人书取法,宋人书取意”(董其昌《画禅室随笔》)而论,唐人的书法非无晋人之韵,宋人的书法也非无晋唐人之韵与法,所谓各朝代的特点是那个时代所特具的个性即特殊性,以宋四家苏黄米蔡而论,决非无法,只不过不要唐人那个法。宋代对于晋、唐前代之“熟”来说具有“生”的特质(特殊性),苏、黄、米、蔡对于宋代的共性(“熟”)来说又各有“生”的特质,没有“生”的特质即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纵观书法史,传统书法的发展论也经历了从魏晋的“生—熟”两段论到唐代孙过庭的“生—熟—老”三段论到清代的“生—熟—生—生熟相继”四段论等不同的阶段。这种轨迹中让人不难想见古老的“生生为易”和“阳极阴生”、阴阳互生互济的思想。

作者简介

姓名:成 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ca88亚洲城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wxgzh.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