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微博平台

 首页 >> 语言学 >> 语音学
玄应《一切经音义》唇音声母考察
2017年12月06日 11:46 来源:《中国语文》 作者:王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ca88亚洲城

  A Study on the Labial Initials in Yiqiejing Yinyi

  作 者:王曦

  作者简介:王曦,安徽大学文学院,E-mail:hopeahu@126.com。

  原发信息:《中国语文》(京)2016年第20166期

  内容提要:在周法高、王力等前辈学者对玄应《一切经音义》研究的基础上,本文运用反切比较法、概率统计法、译音辨讹考察法、反切用字分析法、并注多音对立考察法等多种方法对其中的唇音材料进行了穷尽式的考察。综合诸法考察结果,并参考黄仁瑄的梵汉对音研究成果,认为玄应语音中轻唇音非、敷、奉、微四母已经产生,非、敷有别。

  关 键 词:玄应/《一切经音义》/唐初语音/声母/唇音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本研究获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中国古代语文辞书注音释义综合研究”(12&ZD184)资助。

 

  唐初僧人玄应所著《一切经音义》(下文简称“《玄应音义》”)二十五卷,汇总有其为465部佛经所作音义①,是研究唐初语音的重要文献资料。周法高(1948、1984)、王力(1980a)、上田正(1986)、黄仁瑄(2005)、黄坤尧(2006)、李吉东(2006)等先后对其音系做过研究。

  《玄应音义》中的唇音,周法高(1948:387-391)通过系联,归纳为帮、滂、並、明四个,周法高为显现它们按等分用的趋势而根据系联情况将唇音四母各分成两组,但这两组并不代表不同声母。周法高(1984:204)后来又对此结论做了修正,认为《玄应音义》中“轻唇音有独立的趋势”,“可能已经读作了pf-、pf‘-、bv-、mv-了”。王力(1980a:18-19)则运用反切比较法进行研究,认为“玄应反切中,帮系与非系混用”,“轻唇还没有从重唇分出”。上田正(1986:174-175)列出的“反切上字表”中唇音只有帮滂並明,各声母三等分A、B、C、D四类,A类和B类所列都是后世重唇音字,C类和D类所列则是后世轻唇音字,可知上田正认为轻重唇音并未分化。黄坤尧(2006:8-11)则认为“排除少数的例外情况,玄应的轻重唇音绝对是可以分立的”,“连明、微也能分开”。黄仁瑄(2006:29-30)只考察了梵汉对音材料,认为“玄应音系中的唇音声母可以分立”。李吉东(2006:32)据反切系联分唇音为帮、非、滂、敷、並、奉、明、微八类。

  以上诸家研究中,王力和黄坤尧未对材料进行全面考察;周法高、上田正限于反切系联法的不足而对唇音分化持犹疑态度;黄仁瑄只考察了梵汉对音材料,未涉及更能直接反映玄应语音情况的反切材料;李吉东只列出结论,未见论证。他们都有一个明显不足:研究方法较单一,难以对现有材料中包含的丰富的语音信息作全方位分析,故而结论多在疑似之间,难以令人信服。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ca88亚洲城 (责编:马云飞)
696 64.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