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微博平台

 首页 >> 中国史 >> 中国古代史
宋朝系省、封桩与无额上供钱物述略
2019年07月11日 09:29 来源:《中国经济史研究》2018年第6期 作者:王曾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ca88亚洲城

  内容提要:宋朝财政史有不少复杂的情况,财政收入项目或名目之专款、税目等,常称“窠名”。本文所论述的系省钱物、不系省钱物、封桩钱物、不封桩钱物和无额上供钱物,即属宋朝财政的重要窠名。前人对此类窠名,尚无专门论述。本文从财政收入和专款“窠名”的角度,提供了宋时的苛捐杂税,特别是地区性的苛捐杂税之多,简直不可胜数的一个侧面。

  关 键 词:系省钱物/不系省钱物/封桩钱物/不封桩钱物/无额上供钱物/窠名

  作者简介:王曾瑜,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研究宋朝地方财政,会经常接触到“系省”、“不系省”、“封桩”、“不封桩”和“无额上供”钱物等名称。南宋绍兴四年(1134),户部上奏,“大礼内外诸军依赦赏给”,“欲委漕臣,如钱不足,许于管下不以有无违碍,应诸司朝廷封桩、不封桩、系省、不系省钱内取拨,贴数支给”。①关于系省钱物和封桩钱物,如包伟民《宋代地方财政史研究》②、李晓《宋朝政府购买制度研究》③、黄纯艳《宋代财政史》④、范学辉《宋代三衙管军制度研究》⑤等,都已有研究和介绍。

  南宋绍兴元年,宋高宗“诏令广西转运司于建炎三年(1129)、四年未起有额、无额上供钱内,疾速支拨应副”买马。⑥绍兴二年,湖广宣抚使李纲上奏请求:“乞许臣取拨所置州县系省、不系省,及系封桩、不系封桩并上供等钱物,应副支用。”⑦绍兴四年,宋高宗“诏蕲州绍兴四年已前合起无额上供钱物并与蠲免”。⑧绍兴七年,宋廷令“令江西、湖南州军专委通判,限十日开具。自绍兴六年分正月为始,至十二月终,本州每月经制、上供、系省、不系省、诸司诸色封桩、不封桩钱,各通共若干数目”。⑨绍兴十二年,户部建议“展免”“庐州收诸司并经制、有额、无额上供钱物及激赏头子等钱”。⑩陈傅良说:“至于元丰,则以坊场、盐、酒、香、矾、铜、锡、斗枰、披剃之类,凡十数色,合而为无额上供,迄今为额”。“至于绍兴”,“最后又以系省、不系省,有额、无额上供,赡军等钱,均拨为月桩大军,迄今为额”。(11)有额与无额上供钱物当然是相对的。有额上供钱物可以不谈,因为地方上供朝廷钱物,一般都应有定额,此处只就无额上供钱物,连同上述4类钱物,作些介绍。

  一、系省和不系省钱物

  从今存史料看来,系省钱和系省钱物始于五代后唐,主要见于《册府元龟》和《五代会要》。后唐同光元年(923),即灭后梁当年之十二月敕说,“自十数年来,累经战阵,杀伤暴露,有足悯嗟”,“宜令逐处差人检收骸骨埋瘗,取系省钱,备酒纸招祭,以慰亡魂”。(12)同光三年二月,租庸院奏:“新定四京及诸道副使、判官已[下]俸料请降勅,各下逐处支遣,兼除所置副使、判官、掌书记、推官外,如本处更妄称简署官员,即勒本道节度使自备请给,不得正破系省钱物。”(13)后晋开运元年(944)八月诏:“天下诸州,各以系省钱谷秋夏征科,为帐籍,一季一奏。”(14)后周广顺二年(952)九月,颁“条流禁私盐曲法”,规定“所犯私盐捉事、告事人,各赉赏钱,以系省钱充”。(15)以上所引,证明自后唐已降的财政,都有系省钱物。

  系省钱物是何含义呢?后唐天成元年(926)八月的枢密院条流说:“已前州使钱谷,并系省司。昨遍降德音,特指挥,除省元本利润物色,并与拨充公使,兼月支俸料,足以丰盈。访闻州府节度使、刺史内尚有不守诏条,公行科敛,须议止绝。”(16)后汉隐帝乾祐元年(948)二月即位制说:“其有契丹犯阙之时,诸州府有危疑之处,分差兵士,守把城池,逐急将系省钱物充兵士优给犒设。”(17)后周广顺二年四月御札,讨伐兖州节度使慕容彦超,说:“朕取五月五日进发离京,赴兖州城下,慰劳行营将士。沿路侧近节度、防御、团练使、刺史不得离本州府,来赴朝觐。其随驾一行供顿,并取系省钱物准备,差侍臣勾当。仍预告报一路州县,并不得别有排比。”(18)“系省”者,属于朝廷之谓也。但钱物显然不是存放在洛阳或开封府库,而是存放于各州,无非是强调此类钱物属朝廷之意。故后晋天福元年(936)闰十一月敕:“应诸道州府所征百姓正税斛斗、钱、帛等,除关系省司文帐外,所在州府并不得衷私增添,纽配租物。”(19)后周广顺二年十月诏说:“其逐州每年占留系省资金(笔者注:一作‘钱帛’)不少,谓之甲科(笔者注:一作‘料’),仍更于本部内广配土产物,又征敛数倍,部民苦之。”(20)这都表明了系省钱物存放在“诸道州府”。但是,五代时尚见不到各地另有“不系省钱物”的记载。

  据《山堂群书考索》后集卷53引淳熙四年(1177)户部侍郎韩彦古奏:“臣尝考唐制,合天下之税租,其用有三:其一曰上供,今之户部所入是也;其一曰留州,今州郡系省得用钱是也;其一曰送使,今转运所得是也。”(21)按唐宪宗时规定:“分天下之赋以为三,一曰上供,二曰送使,三曰留州。”(22)“送使”也称“留使”。“其诸道留使钱,各委节度、观察先以本州旧额留使,及送上都两税钱充,如不足,即于管内诸州两税钱内据贯均配”。(23)可知是适应了藩镇割据的形势。中唐以降,“朝廷所得三分之一,名曰上供,其他留州、留使之名,皆藩臣所有”。(24)“唐自开元、天宝以后,藩镇屯重兵,皆自赡租赋,所人名曰送使、留州,其上供者鲜矣”。(25)由此可见,韩彦古将唐之“送使”比附为宋朝的转运司,就未必妥当。

  宋朝财政沿用系省钱物的名目,含义相同。《文献通考》卷24引李焘之说:“今所谓系省,特唐留州及送使钱耳。送使钱既无几,其上供钱则往往移以赡军。移上供以赡军,此天子之甚盛德也。”(26)上引《山堂群书考索》后集则称“留州,今州郡系省得用钱”。两者有所差异,黄纯艳取后一说,认为“只有留州钱称为系省钱”,(27)似可商榷。宋哲宗绍圣三年(1096),“奉圣旨,下转运司,于系省钱内支钱三千贯,修完”兖州的孔庙;政和元年(1111),又有类似的圣旨;(28)宋高宗时,夔州通判虞允文说,“如大礼助赏,合用转运司科约内系省钱计置”;(29)淳熙十二年,夔州路转运判官杨槱奏,“本路诸州自淳熙九年至十年终,所欠转运司系省钱物,皆言旱荒之后,催科不行,是致积欠”;(30)则是转运司掌管者也并非不可称系省钱物。但从宋时的一般用语看,至少重点还是放在各州的系省钱物。但各州的系省钱物也决非是空名,正如包伟民说:“表明财赋虽有地方留用,但其所有权仍属于中央。”(31)宋太祖开宝六年八月,“令诸州旧属公使钱物,尽数系省,毋得妄有支费,以留州钱物尽数系省始于此”。(32)将五代时诸州的公使钱物“尽数系省”,表明进一步扩大系省钱物的涵盖范围。

  宋太宗太平兴国六年(981),“诏诸路州府每月第给系省酒,充公用,自三石至一石各有差”。(33)宋仁宗景祐元年(1034)诏,“诸州军刑狱禁罪内,不因疾患,非理致死者”,“许人陈告,委是故行残虐勘鞫,事理不虚,告事人与支赏钱一百千,以系省钱充”。(34)庆历六年(1046),“诏天下旬设,其无公使钱处,自今以系省钱给之”。(35)因韩琦建议,规定“列郡每夏岁支系省钱二百千,合药散军民”。(36)宋神宗元丰元年(1078),诏“诸州县修造,系从来于公人圆融,虽无文案照据者,自今并保明,支系省及免役头子钱各一半”。(37)所谓“于公人圆融”,无非是由公人们筹资,公人们也无非从百姓身上勒索而已,此诏规定自此支用“系省及免役头子钱各一半”。另有提举福建路盐事司奏:“邵武军盐出卖甚易,但阙兵夫运致。乞支系省钱或役钱雇人”,得到皇帝批准。(38)由此可知,路一级的官司要动用州的系省钱或役钱,也不能擅自决定,须上奏请求。宋哲宗元祐六年(1091)诏,为明年庆贺高太后生日,“外州军自正旦日办食,设狱三日,并支系省钱,嘉与臣民共增吉祷”。(39)翌年,在对西夏战争中,宋哲宗“诏官军出塞,募能发掘西贼窖谷,将官验受,分给人马充食,粮每斗支钱一百五十文足,马料每斗支钱一百文足,并给系省钱”。(40)元符二年(1099),鄜延路经略使吕惠卿“牒延安府,于系省钱内每年支钱五百贯,充公使犒设”,得到批准。(41)翌年,宋徽宗即位时大赦,命令各地,“应祠庙损者,以系省钱修之”。(42)

  南宋绍兴七年,胡世将说,“旧制,常平钱、义仓米皆有专法,不许支拨。近年以来,州郡急于军期,侵借殆尽”,建议各地“如有借兑之数,即划刷本处系省钱物拨还”。(43)然而在事实上,这同宋代的所有积弊一样,绝对是绵延不绝,如隆兴二年(1164),宋孝宗命令司农少卿陈良弼“往浙东点检常平等仓”,因常平仓米“借支、坏烂”,陈良弼“乞委提举官遍诣所属,划刷系省钱米偿纳,如所偿未足,候收纳秋苗日尽偿”。(44)陈桷知池州,“妄用系省钱”。(45)曾创议经界法的李椿年“所至刻剥,阴取系省钱,名为平准务,尽笼一郡之货,侵夺百姓之利;复以官钱赊贷与民,日收其利,谓之放课”。(46)这是官员贪污系省钱的两例。绍兴二十六年,宋高宗诏户部“申严行下”,“应系省米斛不得擅籴[粜],如委因阙乏,事须出籴[粜],即具因依申转运司,待报施行”。(47)这也反映了地方官员擅自贪污“系省米斛”而出粜的史实。“交阯入贡”,“合差夫马”,“每夫日支雇钱一百文,于系省钱内支给”。(48)平江府以“系省钱改造”“诸军旧有屋数千区”,经费不足,绍兴二十八年,宋高宗又“诏以御前激赏库钱七万缗赐殿前司”。(49)绍兴末,令广南西路置水军寨,“沿海逐州以系省钱置造”。(50)宋孝宗乾道四年(1168),“知温州胡与可以支常平钱五百贯并系省钱五百贯,赈给被水人户,自劾”,宋孝宗说:“国家积常平米,政为此也,可放罪。”(51)此处的“自劾”,显然是专指常平钱,而系省钱作为本州自用的经费,不在“自劾”之列。范成大任礼部员外郎,上奏建议:“检照给囚之物,既许支用系省窠名,其粮米亦合一体,乞令运司行下州县,量度每岁所须,径于苗米截拨。”(52)淳熙二年,宋孝宗“诏太学养士钱,令临安府于系省钱内,每月贴支三百贯,应副支遣”。(53)宋宁宗绍熙五年(1194)即位大赦,“历代忠臣烈士祠庙损坏,令”各“州支系省钱修葺”。(54)宋理宗绍定元年(1228),李知孝奏:“州县铺兵俸给,乞令诸路漕臣严督所部州军,于系省钱截支,岁具已支实数申台省”,得到批准。(55)以上都属各州财政为系省钱物的零星记载。

  如前引虞允文和杨槱奏,从广义上看,系省钱物的名目并非限于各州财政。元丰元年,“三司请应在官司支系省钱物,及抛降、计置、出纳、移用,并关申三司,相度指挥”,得到批准。(56)元祐二年,户部言:“中都吏禄岁计缗钱三十二万,法当以坊场税钱及免行、市易司市利、僧道度牒等钱充。会元丰七年所入,才二十三万,兼以系省钱乃给。”(57)绍兴四年冬,宋高宗“自临安至平江”,“堂吏以下,亦援泛海旧例,各支犒设钱,有至数十千者”。侍御史魏矼上奏说:“乘舟顺流,有何劳苦?虽曰激赏库支,其实户部系省钱也。”(58)此处的“系省钱”当然是指户部所掌的钱财,而非地方财政。

  宋初“留州钱物虽尽曰系省”,(59)但地方财政又出现了“不系省钱物”的名目。宋太宗时,陈靖上奏说:“臣愿就官中借逐处之闲田旷土,招逐处之末作游民,诱以开耕,未论租赋。官中亦譬如自来荒废,且令不系省司,许臣别置版图,便宜从事。”(60)从此奏看来,各地有钱物“不系省司”,显然由来已久,并非始于当时。“不系省钱物”的来源肯定是多种多样。南宋初,“州县军兴以来,用度不继”,临时进行科率,“州县贪吏,诛求无艺,费出无节,以所裒率谓不系省司钱物,收支不明,私自润入,监司无由,按察情■”。(61)卫泾说,围田“所谓增租,既不系省额,州县得以移用,徒资贪黩之吏耳”。(62)

  从名义上说,不系省钱物应是不属朝廷,似乎州财政享有绝对的支配权;然而在事实上,特别在后来中央财政拮据的情势下,宋廷也照样可以支配和挪用。尽管如此,系省钱物和不系省钱物在朝廷支配和挪用的范围和程度上,仍有所区别。嘉祐三年(1058),“诏河北、陕西、河东路转运使,应有功[公]使钱州军,并权停回易,听以官地所产及不系省房钱,助其岁用”。(63)元丰元年,宋神宗“诏泸州权添公用钱一千缗,于不系省钱内支,候夷事平日如故”。(64)元祐五年,宋哲宗诏:“开封府赏钱,除各支赃罚不系省头子钱外,遇阙,据申尚书省,于在京抵当并熟药所息之内及吏禄剩数钱内支给。”(65)殿中侍御史岑象求弹劾知青州王安礼,说他“于诸县勾收不系省杂钱数千百贯,令曹官收掌,非理费用”。(66)由此可见,光是青州一地,其“不系省杂钱”的数额也不少。元符元年,宋哲宗批准大理寺奏,“诸州”“公使库什物器用陈设,如有损阙,许以不系省头子钱修置。若擅用转运司钱者,徒二年”。(67)宋徽宗崇宁时,规定县学“学置学长一人、学谕一人”,“各给俸禄,县以不系省杂收钱充”。(68)此类记载表明,虽名为不系省钱物,宋廷仍有最终的支配和挪用权。

  宋仁宗时,范仲淹上奏,说“臣昨与韩琦在泾州同使公用钱”,补助若干经济上有困难的官员,“并是一面将公使库钱回易到利息,相兼使用,即不曾亲使著系省官钱”。(69)“今朝廷支赐臣僚公使钱,既已支付逐处,更不系省帐拘管”。(70)可知当时的公使钱至少部份已成“不系省钱”,又与前述宋初的规定相悖。庆历时,尹洙“差知渭州”,“以本州除逐季请拨公使钱外,别无不系省钱”,(71)也反映了同样情况。又如《庆元条法事类》卷16《文书》引《文书令》:“诸官文书为水漂坏者,官吏收寻晒暴,内要用而有损烂者,以不系省头子钱雇人誊写。”(72)这是各地不系省头子钱的明令用途。

  宋朝的大部份时间,中央财政拮据,在此情势下,宋廷随便抽调各州“系省钱物”,改为上供,更是屡见不鲜。北宋末和南宋初,分别设立所谓经制钱和总制钱作为加强中央搜刮的新征调,其各种琐碎的项目,一部分是新增杂税,一部分则是原财政“窠名”的移用。例如“诸路州县出纳系省钱物所收头子钱”杂税,“每贯共许收钱二十三文省,内一十文省作经制起发上供”,后又改为“共作二十三文足”,“除漕司并州军旧来合得十三文省外,余数尽行并入合起经制窠名帐内”。乾道元年,“又增头子钱每贯十三文省,充[经]总制”。(73)宋光宗时,蔡戡上奏,说广南东路“诸州每年所发上供银,除减放外,目即计钱一十五万二千一百六十九贯文省。自来均下一十四州府,于岁入系省等钱内置场,买银起发。后缘诸州累经盗贼,人户逃移,赋入无几,诸州遂将所买上供银科敷人户买纳”。(74)广南东路的“上供银”就必须使用各州的“岁入系省等钱”。

  一般说来,不系省钱物便于官吏挪用和贪污,如朱熹弹奏知台州唐仲友说:“仲友专委人吏郑榛、陈忠充财赋司,凡官赋所入,其间有不该系省及诸库收附者,尽是别作名色支破,差人往外州买银子及收到来,即不知将作何用。”(75)但也有相反的情况,如在实施征调经总制钱后,据乾道八年度支郎官朱儋说:“经、总制钱顷自诸州通判专一拘收,岁入至一千七百二十五万缗,继命知、通同掌,而岁亏二百三十万缗”。“州郡钱物,常患为守者侵欺经制钱分隶之数,而多收系省,以供妄费。今使知、通同掌,则通判愈不得而谁何”。(76)此处又是地方官“侵欺经制钱分隶之数”,“多收系省,以供妄费”,各地系省钱物由于多少属地方财政,反而便于他们贪污和挪用。

  事实上,只要中央财政吃紧,就根本不管什么系省和不系省的名目,只是一律征调和移用。南宋初的杂征调月桩钱,“转运司提督诸郡,随月桩钱,以应军须。元降指挥,以系省、不系省、封桩、不封桩钱取拨应办,然其名色钱隶截用之外,类皆有名而无实”。(77)

  从各地的具体情况看,如福州岁收除夏税产钱、秋税苗米、免役物力钱等外,另有“系省窠名钱一十一万三千三百七十八贯六百八十八文省”,其中包括如下窠名:“系以诸县镇务商税五分钱、增税三分千[钱?]、契五分钱、浮盐旧价钱、砂地钱、契纸息钱,取一年收数立额。除豁合支县镇寨官兵及宗室、岳庙、添差等官请受,在县截支外,余立为格目,令随月解州,应副支遣。”(78)其实是属于月桩钱的各项杂税。

  台州“起发转运司”的窠名之一,是“系省窠名钱一万八百五十五贯七百二十文”,其中包括如下窠名:“以本州及属县库务诸色钱物,每贯分拨头子钱五文五分,并三分竹木税钱四分,酒本钱六分税钱,盐场亭户折盐二税钱等窠名。主管司拘催,分作十二月,每月起发九百四贯六百四十三文,或遇闰月,增发八百三十八贯三百三十三文。”(79)同样也是属于月桩钱的各项杂税。

作者简介

姓名:王曾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ca88亚洲城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wxgzh.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