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微博平台

 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谢利民:直观的统一性与经验的有界性 ——论麦克道威尔《心灵与世界》对康德哲学的误解
2018年02月13日 09:57 来源:《现代哲学》 作者:谢利民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ca88亚洲城

Unity of Intuition and Boundedness of Experience:On John McDowell's Misunderstanding of Kantian Philosophy in Mind and World

  作者简介:谢利民,江西赣州人,哲学博士,(重庆 400044)重庆大学高等人文社会科学院讲师。

  原发信息:《现代哲学》第20174期

  内容提要:为了摆脱所与论与融贯论的两难,麦克道威尔试图从康德哲学中抽取出一种“经验理论”,他将这种理论阐发为“印象本身已经具有概念性内容”的概念化经验思想。与此同时,麦氏又将康德自在之物的学说斥为一种需要被抛弃的“先验框架”。然而通过与康德原著的对比研究可以发现,无论对“经验理论”的接受还是对“先验框架”的拒绝,麦克道威尔都陷入了差之毫厘而谬以千里的误解。对康德而言,虽然经验知识源自感性与知性的结合,但二者之间是严格区分的。直观表象中没有知性概念的内容,其统一性来自与知性综合截然不同的想象力的综合。感性与知性之间既相互区分又相互结合的极富张力的结构,无可避免地导致了对自在之物的设定。自在之物作为可能经验的界限,为自由保留了余地。

  关键词:麦克道威尔/康德/经验/概念/自在之物

 

  一、引言

  美国著名学者约翰·麦克道威尔(John McDowell)在1991年的洛克讲座上“诊断”出普遍困扰现代哲学的一种“焦虑症”,并试图为之开具“治疗方案”。这一焦虑集中于心灵与世界(mind and world)的关系,具体而言就是心灵如何指向世界、而指向世界的心灵状态与对事物的信念或判断又处于何种关系之中。麦克道威尔亮出的“治疗方案”被他称为“最低限度的经验论”。他借奎因“经验法庭”之说来界定这一思想:“经验必定构成一个法庭,它就我们的思想可以回答这一问题——事物情况如何?——的方式做出裁决。”①然而心灵框架的独特性使经验的法庭作用变得可疑。麦克道威尔认为,正是经验法庭与心灵框架这两种力量的对立关系导致了现代哲学的忧虑。这一对立在塞拉斯对“所与的神话”的批判中得到最清楚的展现。

  塞拉斯区分了两种逻辑空间:一是理性的逻辑空间,一是“经验描述”的空间,②麦克道威尔恰当地称之为自然的逻辑空间。前者是一种规范性的语境,我们在其中对知识进行证成(justify),任何知识的概念都处于这种逻辑空间当中。后者则不是规范性的,而是自然科学的定律在其中发挥作用的空间。构成自然的逻辑空间的关系与构成理性的逻辑空间的规范性关系完全不同,因而不具有任何规范性的意义。关于知识之证成的现代基础主义观点认为,知识是关于事物的信念或判断,不同知识之间存在着推论关系,但所有知识最终都可以追溯到基础信念上。基础信念与感觉经验直接关联,是预先被给予的,具有认识上的直接性。所以按照基础主义观点,所与(the given)构成了一切知识的最终根据。然而在塞拉斯看来,感觉经验就其为印象以及世界对人的感觉能力的刺激而言,就是自然当中的事件,遵循的是自然科学的定律。那么,感觉经验就不处于对知识进行证成的理性的逻辑空间当中,不遵循理性的推论规范,也就无法作为根据来证成知识。据此,塞拉斯把基础主义揭示为一种“所与的神话”。

  所与论的神话化催生了一种与之完全对立的认识论立场——融贯论。麦克道威尔把戴维森树立为融贯论的代表,后者基于塞拉斯的所与论批判而拒绝经验论,理由是经验处于理性的逻辑空间之外,因而不具有任何认识论意义。戴维森认为经验与主体的心灵状态(信念与判断)因果地相关,但却不能作为证成它们的根据,“除了另一个信念之外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算作坚持一个信念的理由”③。融贯论虽然规避了所与的神话,但却无法回答下面的问题:如果自发性不受外来的理性限制,那么它如何还能表征这个世界,而不至于沦为“一个在虚空中无摩擦力的旋转”呢?于是我们就面临“一种在两种不能令人满意的立场之间摆荡的倾向:一种是融贯论的立场,它可能割断思想与实在之间的关联,另一种是对所与的徒劳的诉诸,也即诉诸被认为构成经验判断之终极基础的单纯在场(presences)”。④

  虽然就经验是否构成对知识的理性限制这一问题,融贯论与所与论针锋相对,然而双方的争论之所以可能恰恰说明他们共享对“经验”概念的同一种理解,即经验作为世界刺激人的感官产生的印象是完全感受性的,没有主体自发性的参与。为了打破这种非此即彼的困局,麦克道威尔提出了一种新的经验观念:“经验本身是把感受性和自发性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的状态或事件。”⑤为了辩护经验概念化这种做法的合理性,麦克道威尔有所保留地援引了康德的思想,而且对这一经典思想的诉诸贯穿《心灵与世界》一书的始终。这就是康德在“最低限度的经验主义”这一舞台上的出场背景,这个背景“先验地”决定了康德在此舞台上的表演方式。详审之下我们会发现,无论作为麦克道威尔新观念的支持者还是对立面,出现在这位美国哲学家的剧场中的康德形象已与作为其原型的康德本人的思想相去甚远。下文就致力于丈量二者之间的距离。

作者简介

姓名:谢利民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责编:李秀伟)
11.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