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微博平台

 首页 >> 哲学 >> 综合研究
尚杰:思想的“奇点”暨古怪的相似性
2018年01月12日 21:39 来源:《社会科学家》 作者:尚杰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ca88亚洲城

The Beginning of Thought and Odd Similarity

  作者简介:尚杰,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北京 100732

  原发信息:《社会科学家》第20173期

  内容提要:思想的“奇点”,指的是真实的思想状态缘起之时正在发生着的真实内容,这个内容之所以被称为真实的,是由于考虑了时间因素,它使得原样的思想是在寻求各种各样的相似性过程中建立起来的,也就是类比与隐喻的过程。这个过程消解了所谓真理语言与虚构语言之间的界限,使思想处于亦此亦彼的过程之中,从而对建立在以同一性为基础上的传统形而上学的思维模式,持一种批评的态度。思想的“奇点”和古怪的相似性,是对德里达关于“解构”的思想的进一步阐发,并且试图从中描述微观领域的涵盖不同学科的人类精神动态,更新对人类精神的探讨渠道。

  关键词:奇点/思想/隐喻/相似性解构

 

  我所谓思想的“奇点”,指一切广义上的思想(包括哲学人文社会科学、数学自然科学、人们的日常心思)之难以被正在思想的“思想”所察觉的、奇怪而细微的缘起点,它揭示真实的精神状态究竟是如何出场亮相的——这里的“如何”与“亮相”之间的差异是如此巨大,以至于思想总是从“亮相”起步,而完全忽视了“如何”,从而使得我们所收获的,只是遗漏了“如何”即忽视了思想细节的“宏大”思想,后者是一个现成的、被定义了的、有约定俗成含义的具有观念或者概念性质的“思想”并因此是僵死的、虚假的思想,因为它同时也忽略了一个事实:一切思想都是发生在时间之中的思想,它不考虑时间因素(即使它表面上也讨论时间,但“时间”被当成所讨论的对象,而不是构成思想本身的骨架),即它无视“一切思想不过是瞬间的思想”,并且通过化为词语的思想而重复自身。也就是说,将原本是瞬间的思想永恒化。

  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它是一个假推论、它宣称的“怀疑一切”并不是真的,因为它不彻底,它有前提,这个前提就是笛卡尔默认了一切思想不仅可以而且必须用语言表达出来。在表达过程中,作为追求清晰明白的观念的哲学家,笛卡尔还默认了他其实在实施“怀疑一切”的思想实验之前,自己就已经知道了什么是“我”、“思”、“在”,因此他才有能力用归纳或者排除的方法,驱除心魔即内心深处难缠的“邪恶的天才”,在隔离了一切疯狂的不理智的胡思乱想之后,只剩下清楚明白的观念,它代表了形而上学“在场”的思想。

  综上,当我们赞扬一个思想家或者作者,通常会说:他思想清晰,每一步都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当然,如果读者也有如此的“清晰观”,就会与作者有思想共鸣。但是,这样的作者和读者都忽略了,引起他们共鸣的是“什么”——无论它们是什么,它们的本质特征都是“什么”,一些在含义上已经完成了的习俗或概念。换句话说,它们是一些已经被我们事先知道了的东西——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它们符合我们不必每次都阐明但彼此心照不宣的逻辑规则,无论它们是真的还是假的,甚至即真又假的,我们事先早就有了辨别它们的标准。我们总是用已知的东西去判断和预测未知的东西,当我们说“虚无”时,是因为我们先知道了什么是“存在”,进而事实上把“虚无”当成存在的某种极其特殊的形式,就仿佛虚无也是某种东西似的;当我们说“圆的方”,相当于圆+方,尽管就画不出这样的形状的意义上说,它不是某种能形成客观对象的东西,但我们都理解表达式“圆的方”所蕴含的意思或意义,这个意思,也可以被当成可以被思想的东西。

  于是,以上的东西,都属于广义上的“清楚明白的观念”,它们之所以有如此效果,是因为思考的“脚步”停下来了:昨天和今天我都去长江游泳了,即使明天,我还得叫它长江,否则别人听我说话就会产生误解,一切交流乃至翻译都变得混乱、不可能,到此为止,我和笛卡尔一样,都没有脱离用常识思考问题,都没有理睬赫拉克利特留给后人的智慧:“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