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微博平台

 首页 >> 宗教学
竺道生被摈之因
2019年05月14日 11:01 来源:ca88亚洲城-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生峰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ca88亚洲城

  刘宋僧人竺道生被摈之事,是中国佛教发展史上一起著名的佛教内部纷争。事情起因是道生孤明先发,主张一阐提可以成佛,此论引起了建康僧团内“旧学”僧人的严重不满。当时,建康城内高僧云集,而竺道生与哪些“旧学”僧人发生冲突,《高僧传》并没有明确记载。然唐代道暹《涅槃经玄义文句》中说有一位智胜法师,主讲法显所译的六卷本《泥洹经》,认为一阐提不能成佛,与道生之说相左。二人为此进行了多次辩论,然皆为道生所屈。智胜恼怒之下遂奏请宋文帝,指责道生违背经典,散布邪说,误导后学,应摈出都城。“宋主依奏,谪居苏州唐丘寺。时有五十硕学名僧,从生入山谘受。”从表面上看,在这场纷争中,同道生直接发生冲突的是僧人智胜,因为后者得到了宋文帝的支持,道生由此被摈出了建康。

  那么智胜是何许人呢?僧传中没有他的传记。据《佛陀什传》记载,仅知智胜是于阗人,景平元年(423)曾与佛陀什、道生、慧严在龙光寺共同译出《五分律》。由此看来,智胜亦当侧身建康高僧之列。虽曰如此,但是其影响显然是远不能与道生相比的。道生不仅在长安从学鸠摩罗什时即已声名显著,有“神悟”之誉,南归建康后,更以“法匠”之资入居青园寺,宋文帝对他“深加叹重”,“王弘、范泰、颜延之,并挹敬风猷,从之问道。”因此,以智胜之力恐怕很难影响到宋文帝,从而撼动道生在建康僧界的地位。

  其实,在道生被摈之事稍前,在建康的政、僧两界还发生了踞食之争,有迹象表明,道生亦曾卷入其中。根据《弘明集》中的相关记载,这场争论主要是在范泰与慧义之间展开的,范泰反对僧人踞食,认为不合礼仪,并多次上表宋文帝请求干预。同时,在建康僧团内部,对此事也有两种不同态度,慧严、道生等所持立场似与范泰同,故为范泰所奥援;而慧义、慧观则为一派,范泰称之为“义观之徒”。这里需要附带说明的一点是,根据收录在 《弘明集》中的范泰《与生观二法师书》及其与宋文帝往来奏诏的内容来看,范泰为寻求声援而写的《与生观二法师书》题名或传抄有误,“生观”应为“生严”,指的是道生和慧严二人。而踞食之争的结果,则因宋文帝对范泰的请求不置可否而不了了之。

  由踞食之争到道生被摈,可以看出,宋文帝的态度对纷争的最终结果皆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在踞食之争中,范泰的支持者,政界有王弘、郑鲜之等当朝公卿,僧界则有慧严、道生等影响卓著的高僧。但是,由于宋文帝没有答应范泰的奏请,范泰最终败下阵来。而在道生被摈事件中,身份并不显赫的于阗僧人智胜居然能够得到宋文帝的支持,将道生摈出建康,这显然有不合常理之处,背后一定有着其他因素存在。

  在踞食之争中,范泰所反对的是慧义,而支持慧义的则是慧观。这两人与刘宋皇室皆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慧义在刘宋建立之时,因为有献嵩山金饼、玉璧之瑞的功劳,而为“宋武加接尤重,迄乎践祚礼遇弥深”。至于慧观,其在荆州时虽然与宋武帝刘裕的政敌司马休之交厚,但是刘裕不仅不以为意,而且对他“倾心待接”,“勅与西中郎游”,西中郎即是宋文帝。也就是说,文帝在年少时即与慧观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因此,在踞食之争中,文帝没有支持范泰,事情并非出于偶然。

  慧皎可能是出于为僧门讳的目的,故在《高僧传》中没有明确记载与道生冲突的僧人究竟是谁。至于道暹所说的与道生多番辩论的智胜,只是一个站在这场纷争前台的人,其背后应当有更强大的支持力量。那么,这个支持力量来自于谁呢?最大的可能是来自于道场寺中的慧观一方。首先,鉴于慧观与宋文帝的密切关系,若论能够对宋文帝产生重要影响的僧界人物,则首推慧观。其次,此次佛教内部纷争起因于佛教义理的分歧。而分歧的焦点不仅仅在于一阐提成佛问题,还包括顿悟与渐悟之别等诸多问题。汤用彤说道:“生公唱顿悟义,康乐演述之,事在永初三年七月至景平元年秋……当时已显分两派。持渐悟者,首称慧观”,“反对顿悟之名僧,首称慧观。”也就是说,在道生被摈前的顿渐之争中,“守文之徒多生嫌嫉,与夺之声纷然竞起”,慧观与道生可能就已经互生嫌隙了。

  至于直接导致道生被摈的一阐提成佛问题,慧观究竟是何主张,其本传中并没有记载,但以情理度之,慧观与道生的主张很难说是一致的。在先前的顿渐争论中,慧观即是“守文之徒”的为首者,那么他抛开六卷本的《泥洹经》而赞同道生之说的可能性极小。其实,六卷本的《泥洹经》与慧观还有另一层关系,该经是法显与慧观之师佛陀跋陀罗共同翻译的。其时,法显已经圆寂,佛陀跋陀罗尚在,而慧观即是其最重要的弟子。佛陀跋陀罗在长安被摈出之后,慧观始终陪侍左右,一同南下,可见师徒二人关系之紧密。对于其师所译之《泥洹经》,慧观出于维护之心,定然不满于道生的“曲解”。如此,在一阐提成佛问题上,慧观之主张一定是与道生相对立的。既如此,以慧观与宋文帝的密切关系,争取文帝支持智胜,主张将道生摈出建康,亦是情理中事。

  在中国佛教发展史上,佛教除了与道教、儒家纷争不断外,其内部各种争斗也可谓屡见不鲜。如晋宋之际即有两起著名的佛教内部之争,一起发生在后秦长安鸠摩罗什僧团与佛陀跋陀罗僧团之间,另一起即是前文所述之道生被摈。这两起事件一北一南,前后时间亦相隔无几,不仅在当时佛教界引起了很大震动,而且也对中国佛教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而从这两起事件中的人物关系来看,竺道生是鸠摩罗什最得意的弟子之一,慧观则是佛陀跋陀罗最亲密的弟子。那么道生被摈,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视为前述纷争的一种延续。

  (作者单位:南京晓庄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李生峰 工作单位:南京晓庄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ca88亚洲城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wxgzh.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