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微博平台

 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神经现象学的跨学科进路
2018年05月17日 07:26 来源:ca88亚洲城-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何静 字号
关键词:神经现象学;哲学;认知科学;神经科学;思辨;认识论;研究成果;神经元;方法论;互惠

内容摘要:《神经现象学:整合脑与意识经验的认知科学哲学进路》(陈巍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年 6月版)一书,将现象学对于意识经验或主观感受的思辨与洞见,融入当代神经科学对意识经验或认知科学的探索中去,为我们提供不同于传统英美分析哲学的认知论立场.神经现象学的研究范式主张,要将对经验的现象学探究融入神经科学关于意识的研究中去,即将主体经验中稳定的结构与大规模神经元活动的实时特征相结合。“具身交互主体性”构想在第二部分中,作者从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两方面,以视知觉、自我觉知、交互主体性等研究为例,详细分析了神经现象学的理论设想和研究方案,并阐明了该研究进路从理论走向临床的实践意义和应用价值。

关键词:神经现象学;哲学;认知科学;神经科学;思辨;认识论;研究成果;神经元;方法论;互惠

作者简介:

ca88亚洲城

  生物学家斯蒂芬·古尔德如此感慨:意识是生命史上最伟大的发明,它让生命得以觉知自身。这项生命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也造就了从笛卡尔时代到认知科学时代所面临的最为棘手的难题。《神经现象学:整合脑与意识经验的认知科学哲学进路》(陈巍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年6月版)一书,将现象学对于意识经验或主观感受的思辨与洞见,融入当代神经科学对意识经验或认知科学的探索中去,为我们提供不同于传统英美分析哲学的认知论立场,并致力于推动哲学和经验科学的对话与合作。

  主观经验与客观数据互惠

  全书将意识研究中的第一人称方法与第三人称方法结合起来,使得主观经验与客观数据之间形成互惠和约束。这也是作者近十年来,对自我意识、他心问题、交互主体性等心灵哲学领域重要论题持续关注的研究成果。在对当代哲学和科学领域提出的自身性、主体性和读心理论进行考察的基础上,作者批判地将舍勒、胡塞尔、梅洛-庞蒂、施泰因和扎哈维等现象学家关于模仿、共情和主体性的探究,与神经科学中关于视知觉、自我感和镜像神经元等的研究成果相结合,试图为人类意识经验的具身性本质进行辩护。

  著作由三个独立且紧密交织的部分组成。在第一部分中,作者审视了作为认知科学哲学研究新范式的神经现象学运动的重要意义。神经现象学的研究范式主张,要将对经验的现象学探究融入神经科学关于意识的研究中去,即将主体经验中稳定的结构与大规模神经元活动的实时特征相结合。由此,神经现象学特别关注意识经验和大脑活动间的动力联系。这就要求研究者能够用动力学术语对实时的主体经验进行现象学描述,以表明经验如何在大脑活动的神经动力学中实现。同时,用动力系统理论来描述意识与神经元过程的相关性,从而约束意识现象学的第一人称描述。在作者看来,这种新的研究范式拓展了我们对主体意识经验的考察,打破了自笛卡尔以来主客二分的认识论立场,为我们解决身心问题和他心问题等意识经验难题提供了出路。

  “具身交互主体性”构想

  在第二部分中,作者从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两方面,以视知觉、自我觉知、交互主体性等研究为例,详细分析了神经现象学的理论设想和研究方案,并阐明了该研究进路从理论走向临床的实践意义和应用价值。我们知道,传统现象学对交互主体性理论的论证,主要依赖于经验与哲学思辨来完成。在胡塞尔、舍勒、梅洛-庞蒂、萨特等现象学家的努力下,经典现象学很好地解决了他心问题的认识论问题(即何以可能的问题),却无法进一步解释自我与他人意识经验进行交互的具体机制(即如何可能的问题)。

  该书积极吸纳了神经科学家加莱塞对人类镜像神经元系统的研究成果,探讨了人类镜像神经系统在人类的模仿、共情、意图共鸣和语言理解等主体交互过程中扮演的重要角色。最终,将交互主体性理论的现象学描述与神经科学的实验证据结合起来,提出“具身交互主体性”的构想。这种构想淡化了传统他心问题的怀疑论意味,增强了自然主义色彩,为在认识论和经验两个层面解决他心问题提供了有效的解决方案。在交互主体水平以外,神经现象学还能在对有意识经验障碍的主体,如自闭症、癫痫、幻肢等患者的临床治疗上,进行有效的身心双重干预。因此,神经现象学在神经病理学上也有着巨大的应用前景。

  哲学与科学“联姻”任重道远

  在第三部分中,作者总结和反思了当前神经现象学研究遇到的瓶颈和困难,并进行了前瞻性的展望。神经科学对于意识问题的经验性研究,与现象学对于意识问题的反思,在神经现象学的框架中汇聚到一起。诚如作者所言:“这种汇聚承袭了现象学自然化运动的精神,主张悬置神经科学与现象学的本体论承诺,倡导两者在交融的过程中处于平等对话的地位。”因此,神经现象学的研究进路具有学科视野上的双重性。这种互惠和制约是方法论上的,同时也是本体论与认识论的。显然,作者对哲学思辨与科学实证间的互惠,尤其是对神经现象学这种探索意识经验的跨学科新进路持乐观态度。笔者认为,若将神经现象学视为一种意识研究的新方法论进路,那么它还存在许多理论和技术的难题亟待解决。例如,尽管脑动力网络和弥散频谱成像技术等第三人称的方法,证明了意识经验实际上是大脑整体动力状态的涌现,但是这些成果尚未充分与神经现象学中第一人称的方法相融合。何况,目前的神经现象学研究更多的是在方法论上实现了互惠和融合,而在更抽象的概念和本体论层面,两者的“联姻”仍然任重道远。

  目前,神经现象学进路尚未成熟,因为它必须为经验性研究发展一种更加充分的概念化语言。在这种语言形成之前,神经现象学的研究框架只能对意识研究领域内的一些问题进行小修小补。但是,我们不能因此低估这种进路的价值,毕竟它确立了一种完全不同的意识的研究思路,即将现象学对意识经验的思辨与洞见,融入当代认知科学对意识经验的实证探索中去。在此意义上,神经现象学或许只是意识自然化运动的一小步,却是人们揭示意识奥秘上迈出的一大步。

 

  (作者单位:华东师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哲学系)

作者简介

姓名:何静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ca88亚洲城 (责编:李中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wxgzh.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